也谈国人很雄,宾馆帮了大忙

21世纪初,经历了国外生活的洗礼后,很多留学生选择了回国,当然理由各不相同。而唐哲与缪策回国的理由却是一样:创业。

实至名归对海归们来说是最重要的

五年前的一次回国是为了参加中学的同学聚会,当时我作为同学聚会的策划者之一再加上来自万里迢迢的米国,老同学对我是十二分的关照,二天的聚会将我一个人安排在当地最高级的宾馆里的最好的一间豪华套房,走进去,确实感觉不错,不错的city
view,
舒适的床上用品,高档的沙发和大屏幕电视,宽敞的洗手间,电话电脑传真机等等应有尽有,我真是受宠若惊,后来在我的邀请之下那个房间变为我们群居拍照的地方,别多想啊,是俺们女生们的啊,哈哈。可是这么一个硬件设施也达到个四星标准的宾馆里,我居然没想到我会在宽大高档的洗手间里的精致大理石的桌面上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性生活用品和一些资料,我还真没仔细看都包括了哪些,咋一看看到什么神油,还有什么清洁工具,我差点就要一下子呕出来,真的,因为那里是放茶放咖啡的地方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东在那里?靠!!当时心里甭提多难过,我想,难道我们这个小地方(实际上也不小的城市)就这么庸俗吗,连这么豪华的宾馆还放这玩意儿。可是第一次和失去多年同学的联系,又是同学聚会,我没好意思问。回来将我看到的告诉LG,
我们相对无语,搞不懂这世界的变化怎么这么快!
这事儿足足憋在心里好长时间。

记者昨日采访了唐哲和缪策,了解了他们的创业经历。

对于留学生来说,不可否认,国外求学的收获还是颇多的。“比起国内样样帮你安排好,这里更多的是自我管理、自我约束,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去了解,课程自己排,问题自己解决,学习也很具有挑战性,辛苦过后如果有了成果,并且发现自己在自理方面的进步,真的是很欣慰。”留学悉尼的Carrow说。

必威官网bet 1

分享到:

在自己的QQ上,张旭长期保持这样的签名:“人生就像曾轶可,一旦跑偏就再也回不来了。”他不认为自己在留学这个路口“跑偏”了,但在是否回国这个路口,他不断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跑偏”。

前二周看到roaming的博文“国人很雄”,讲述了一个海归大夫回国看到异常高的阴茎折断发病率的故事,在祖国日新月异经济发达的同时,这样罕见的病也不见怪了。当时看了,想到了自己二次回国住在宾馆的一些经历,觉得这么高的发病率,祖国的高级豪华宾馆也间接地帮了忙,给力呀?!

唐哲说:“我带着在国外打拼积累的资金回国后开始创业,最初在大连,后来选择回到家乡沈阳。我回国后,发现自己很多方面都是一个”外人”,法规、人情很多东西我都不懂。也曾经有过后悔,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坚持。”

刘颖本科成绩不错,她认真权衡过是加入考研大军,还是申请出国的问题。“在国内,研究生要读3年,而英国只需1年;我的一个学长在英国利兹大学读传媒,本科期间就争取到了在BBC的实习机会。虽然英国的学费要15万元人民币,生活费近8万元,但英国工资也高,留学期间可以打工……”

如果真像我的朋友所说,国内很多高级宾馆都有这样的配备,那roaming兄的那位海归大夫看到那么的病例也就不奇怪了,不是吗?

这是曾经留学澳洲、如今在国内创业的唐哲说的。如今的唐哲不仅适应了国内的生活,还与有着同样留学经历的朋友缪策共同开办了公司,开发出了一款大型的全高清人机互动电子触控助销终端@MALL。对于他们的产品业内人士称为“公共场所里属于公众的苹果IPAD”,产品刚刚推出就已经有国内的知名企业和俄罗斯客商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不走进围城,永远不知道它是围城。有了这样的经历,才可以作出自己的选择。”在无忧雅思网“留学与回国之围城心情”讨论专区,一位网友这样留言。

一年多前回去,应几个好同学之遥,又一次回到我的老家。这次,一个好同学将我安排在市里刚建起来的一家号称是设备最先进最新的并位于市中心的一家豪华宾馆。我十分感激。身临其境后,感激确实比上次住的宾馆还要先进,前台小姐和先生的着装档次也高许多,装璜的品味好像也不一样,更让我喜爱的是这家宾馆设置的自助餐。可是装璜一流的洗手间的桌上仍然放了许多同样的性用品,这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回到客厅,问起同学(这次都是女同学聚会方便很多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样子感觉我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然后用平淡的口吻对我说,这有什么稀奇的呀?说是所有的宾馆都这样,不只是我们老家,到外省外地去也是一样的?真的吗?我怎么不相信呢?我想外资宾馆不会这样吧?不过这些年回去我们回国如需要住宾馆都是住的像“锦江之星”这样的经济型旅馆,挺喜欢的,我没有见过他们放这类的东东啊。

虽然他们在两个国家留学,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努力奋斗,让青春无悔”。

和刘颖、张晓峰类似,“接受国际一流教育、熟练运用一门外语、出国镀金增加就业砝码、日后在国外工作定居”,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欲出国留学的青年人不断增加。记者获悉,近30年间,我国目前在外留学人员总数已突破110万人。

唐哲曾经留学澳洲,缪策在加拿大,他们都是上世纪90年代末走出国门的,当年正是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热播的时候,出国成为很多人的梦想,但是也是需要拿出所有家当才能实现的。

“在国内的人天天想着出国留洋,而在国外的留学生却梦想着回故乡。很多留学生像是站在围城的城墙上,看看城里,再看看城外,却不知道哪里是自己的家。每日,徘徊在城墙上,忧虑,伤感……”如今,在世界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中国,随着“海龟”、“海带”甚至“海豚”的增加,有关“留学围城”的感慨也越来越多。

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不少“海归”实际有着常人不具备的积累,有着一种力量。

当初踌躇满志到加拿大念书的吴昀,今年即将大学毕业,概括自己的留学生活,他用了四个字:不过如此。

2005年,在一次聚会上,缪策与唐哲相识了。在日后的交往中,同样的经历、同样的想法,让两人达成了一起组建团队创业的共识。

城外的人“铆足了劲”想冲出去

  感悟:“海归”要学会“上岸”

“我就是想出去看看。”一句简单的话,包含了刘颖对于留学生活的所有热切向往。

缪策说:”海归”回国创业应把握”先生存后发展”的原则即要先想办法让企业生存下去,其次才是着力开发自己的目标项目。对于那些立志于开发某个特定项目,但是资金储备不足的海归来说尤其如此。一个好项目从开发到成功开拓市场通常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但是”海归”回国创业一般都是热血满怀却资金匮乏。这就需要”海归”们采取”折中”路线:先用一些”投资少、见效快”的项目获得资金,然后着力发展自己的初始项目。”

在金融专业的张晓峰眼里,出国读研也势在必行。张晓峰没有考上国内一流大学,于是把“宝”押在了出国留学上。为送儿子出国深造,工薪阶层的父母已决定卖掉市中心120多平方米的新房。“我们可以回到7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住,但不能委屈了儿子。”晓峰妈妈说。晓峰的爷爷、姥爷也准备资助一笔,一辈子省吃俭用的他们说:“晓峰出国,相当于代替我们出去看一看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