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赵是北京人,应届硕士生,但年龄比我小。最初的几周,都是他带我熟悉校园的方位,办理相关手续,比如教学楼、图书馆、食堂等等,还有校园附近比较好的几个餐馆。不要小看这几招,这可是在外地生存的必备条件。不过,第二年,这个“传统”就轮到我发扬光大了――帮助新一届的小师妹。

小芯说,她活到这么大,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她从来没有向小赵表明过自己的心意。

也就是在出差后,她出现在他实验室的次数越来越多,一个在楼后面花房的人却常常跑到前面一栋楼的四楼?这锻炼,到位了!

一路上,去平谷的车辆还是蛮多的,校车也不少。到达平谷之后,一下车,我们就朝人群聚集的地方奔过去。平谷的田野上,到处都是赏花的人们,来自各地。阿梅说喜欢山坡的风景,而且那儿人不多。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平谷的桃花品种还是很多的,记不住不要紧,很多树枝上都有标签。摘花是不能的,那就剩下照相了!

然而至今两年过去了,小芯却始终没有向小赵表露过心意,相反的,则是把自己的真心深深的藏起来。想着等到自己足够优秀的那一天,再去向小赵表明心意,可令小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等来不是那个所谓的合适的时机,而是等来了小赵交了女朋头的消息。

我想起,她出差(他们一起出的差,还有其他几个人,只是回来时间不同)回来那天,晚上八点,她打电话给他,让他去北门接她,这一接,接到晚上十点半。从北门到南门,十五分钟足够!当时,我愤然离去!

春节放假前夕,导师请大家一起吃顿饭,就在花园路的一个餐馆。我感觉,这花园路就是一条饮食街,大大小小的餐馆很多。吃饭喝酒的时候,阿梅问大家师兄师妹的英语怎么表达更准确。

我想,小芯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喜欢上小赵的!

第一次听到她,是有人说她漂亮。后来,她成了我们隔壁班的家属,分手后,据说去男生宿舍楼下闹了一场。读研后,又听说,她不爱做实验,都是她的师兄代劳的。

与阿梅单独在一起聊天,也算是第一次了。如此近距离接触,让我有些拘束。但彼此呼吸着对方的气息,反而令人感到愉快。阿梅每一个不经意流露出的神态,清晰地印刻在我的脑际。天南海北的,也不知道说过些什么,时间就是那么快。尤其是阿梅说话时,从内心里发出的那种微微的颤音,似一种幽静的回声,令我悸动,更增添了我做为师兄的一份责任。

现在的她再也没有了可以向小赵表露她心意的机会了,甚至也许连对小赵表达自己对他的敬仰的机会都没有了。现在的她,回想着这六年来,曾经摆在自己眼前的那些触手可及的机会,后悔不已。

我一直在反思,是我的宠溺,造成了他的不珍惜。

阿梅问:“是不是要把study换成student更好?”

就这样,小芯和小赵在同一个老师的手下做了一年的实验,这期间,小赵在学术知识上帮了小芯很多很多。

她是他的学妹,也跟我一个学院,比我小一届。

图片 1

小赵在外实习一年后选择回学校读研,他们的接触又多了起来,那时我曾告诉过小芯她的机会来了。可惜,小芯还是没有勇气表露自己的真心,哪怕连自己对他的敬仰都不敢表露。

过了几天,我在他的桌上看到了一朵白兰花。白兰花香气宜人,我很喜欢,便把玩了一番,随口问是谁的。在学校待了六年,除了后面的花房我没有仔细瞧过,校园里有哪些植物我一清二楚,唯独没有这白兰花。他支支吾吾,说是某某某送的。某某某是我们同届的一个男生,我们一起在团委工作过,而且,是她的师兄!男生送男生花?我的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4月,北京的平谷有一个桃花节。阿梅要陪室友小琴去看,说是她们老家没有桃花,这次一定要去看,但要男生陪同。武汉东湖的桃花节,我是已经看过多次的了,但北京的桃花节,还真是没有看过。就这样,我和本班另一个男生就成了护花使者。周五下午,我们就打听了专线车,并忙着买矿泉水、水果、面包、点心等。什么实验啊,报告啊,都往后推了。蜜蜂也有休息的时候!虽说这个时候,正是蜜蜂“春游”的忙碌季节。

这位老师对自己带的学生和实验员是出了名的严厉,小芯刚进入这个实验组时,经常因为事情做的不够熟练,不够快,或是做的不够好而被老师批评。而好强的小芯为了可以更快的取得进步,经常在所有人走后,独自一个人留下了学习。

所以,当朋友告诉我经常看到他跟一个女生在一起时,我想也不想,就猜到是她,也的确是她!

还有人说:“师兄弟就用fellow apprentice,师姐妹就用female apprentice。”

就这样过了两年,小芯大学毕业了,小赵研究生毕业了。幸运的是,毕业后的他们居然在同一个城市上班。

第一次见面,是在前任(接下来以“他”出现)的实验室。她穿着一件短袖连衣裙,绷着脸,神情落寞。似乎是因为刚分手,心情不太好。他的师妹跟她是一个宿舍的,师妹劝她吃饭,她却一直摇头,任性的姑娘呀!他说:“我煮了南瓜粥,要不要来一点?”她点头了,我的南瓜粥就这样被送掉了!吃完饭,她出去将自己的电脑背了过来,径直坐在他的桌上,他笑嘻嘻地搬了个凳子坐在她旁边,两人说说笑笑,他还用手敲敲她的手臂。我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不发一言。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