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嘉靖甲子上元日,谨书于濒湖薖所。

  笔者读研究生时,深知导师彭静山教授的脉诊技术高超,就认真模仿,仔细琢磨,但始终不得要领。于是,有一天笔者壮着胆子请教彭老脉诊高超的玄机。他向我道出了“天机”:“熟读‘王叔和’,不如临证多(此处‘王叔和’意指《脉经》一书)。一方面,学习脉诊要多临证,把《脉经》变成诊疗实践指南;另一方面,脉诊也要巧妙灵活地结合其他三诊并相互参考印证,这样才能作出较为正确和全面的诊断,并继之辅以理法方药。”聆听此言,笔者茅塞顿开。在此后近30年的临床实践中,笔者深刻体会到,在反复学习《脉经》、《濒湖脉学》等脉诊经典知识的同时(学习脉诊见《濒湖脉学原文及经验》),更要在临证中反复实践这些脉诊技术,不断深刻体会各种脉象的细微差别,这比学懂《脉经》更为重要。但是,脉诊技术再高超,也代替不了望、闻、问三诊。掌握中医脉诊技术是一个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再从理性认识到临床实践这样一个不断循环往复的过程。

五、脐下动气诊法

李时珍曰:宋有俗子,杜撰脉诀,鄙陋讹谬,医学习诵,以为权舆,逮臻颁白,脉理竟昧。戴同父常刊其误,先考月池翁著《四诊发明》八卷,皆精诣奥室,浅学未能窥造珍,因撮粹撷华僭撰此书,以便习读,为脉指南。世之医病两家,咸以脉为首务。不知脉乃四诊之末,谓之巧者尔。上士欲会其全,非备四诊不可。

  小小寸口难诊病

四、弹按相应法

浅谈中医把脉要极力避免的几点误区

此法亦见于《黄帝内经》即一手按内踝上五寸处,另一手当内踝而弹之,若中手,则无病,反之则有病。未见后人有使用之记述。

  笔者曾在观看某省电视台中医健康讲座节目时,清晰地看到某中医专家脉诊时食、中、无名三指布指的特写放大镜头:在对寸、关、尺进行三部九候单诊某一部脉象时,其余二指明显高高抬起甚至离开了寸口部位的皮肤,这一镜头使笔者很是吃惊。无独有偶,去年笔者到市中医院会见同学,竟然也看到了某医生脉诊时和电视节目如出一辙的做法,这使笔者大为不解。难道是我脉诊的布指方法及三部九候的技法错了吗?还是我们某些中医专家忙碌于日常临床的诊疗工作,无暇顾及最基本的脉诊布指技法规范而随心所欲呢?(详细布指图片事例见《中医把脉视频教程》)

三、遍身诊

  笔者认真请教了几位老专家,并仔细查阅了现行的《中医诊断学》教材和相关文献,又回顾了28年前自己因脉诊技法而被已故恩师于作涛先生批评纠正的一幕幕。于老强调:在对寸、关、尺进行三部九候单诊某一部脉象时,其余二指虽然不用力,且有微微抬起之意,但也决不能像弹钢琴的手指那样高高抬起而离开脉诊部位的皮肤。现行《中医诊断学》教材也明确规定“三部九候单诊时其余二指微微抬起”。所谓微微抬起,就是我们绝大多数中医大夫临证三部九候单诊时,自己虽能感到其余二指已有微微抬起之意,而在旁观者看来其手指还未离开脉诊部位的皮肤。

足兰脉是足部的趺阳、太溪、太冲三脉。由于它们在诊断疾病与判断预后中,有很重要的作用,所以为历代医家所注重。如《脉诀汇辨》认为:足三脉为人生根本之所系,临诊之时不可不察。其日:“予见按手而不及足者多矣,将欲拯人于危殆,盖亦少探本之原乎?”然而,诊此三脉,远不及诊寸口脉简便易行,因而不易普遍施行。诚如《雪斋读医小记》所云:“仲景施之伤寒卒病急难重症则可,若欲令一般门诊,皆除靴脱袜,延颈以就诊,恐腾为笑谈矣。”尽管如此,作为重症危症时的一种补充诊法,仍然是很有意义的。况且,若手之寸口脉微弱难寻,则可诊足三脉以决诊。如《医学人门》所云:“是三脉虽不比手之六脉可通二经,然手脉既失,亦可诊之以断死生,古人设此,正欲冀其万一耳。”足三脉之所以能候人之根本,是因为人之元气藏于肾之下极,足脉为元气所发,故《三指禅》日:“阳气从下而耗,两足无脉,纵两手无恙,其命不能久留,两手无脉,两足有脉,调治得宜,亦可挽转生机。”所以,此诊法即使在今日,也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