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3 小时,4 分钟 分类: 其实我可能有抑郁症 但是我瞒着所有的人
我每天都很痛苦 我走到哪都能想到死亡 很想逃离这个世界
这可能是我家庭的原因造成的 我七岁以前的性格很开朗 爱笑
自从被爸妈接到城市里生活 一切都变了 父母经常当着我的面吵架
从来都不会估计我的感受 我每天只能假装自己很好 他们也经常不在家
一年级开始就经常是一个人在家 一个人吃饭 吃饭就吃方便面 还有家暴
父亲不仅打我 还打我妈妈 我妈妈把她的情绪和压力也都发泄到我的身上
我身上的伤就没少过 他们从来把我当人来看待
每次把我打到我都快忘记什么事疼痛了 有时候我会咬牙忍着不哭出来
他们会打到我哭为止 他们还总说我有病 说很多难听的话
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每天想着要不死了算了 何必每天这么难熬
为了暂时放下内心的痛苦 我那时候就开始自残的行为了 即使知道不对
可是太过于难熬了 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好 十多年了 我就这样熬过来了
在六年级的暑假 我遇到一些事情 导致我两个月一直失眠 每天以泪洗面 自残
我那个时候已经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 把刀都准备好了
很感谢那段时间有一位友人一直安慰我 才使我没有做出傻事
我的家庭状况到现在越来越悲惨 我妈去年用架衣服的木棍打在我的肩膀上
她没有手软 导致我有一个月的时间肩膀疼痛不已 到现在
肩膀上还是肿的(可能是淤血之类的吧 我不太懂)反正明显比左肩高很多
现在我的父亲几乎不在家 我从来在家都是待在自己房间里 我的生活很阴郁
也从来没有人可以懂我 我也不奢望可以有人懂我 可是其实我也很想好好活着
我总是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好像很好 其实我每天都难熬 最近两个月我又开始失眠了
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着死亡 我也不敢告诉家里人 虽然自己很想去看心理医生
但是由于我的资金有限 所以没能去 但是感觉自己真的快熬不住了
这些事情我从没和别人说过 希望有人能够帮助我一下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非常感谢回答:助人沟通 2017-05-12 23:01 好可怜的娃

       
我小时候学习其实很好,小学班级名列前茅,到初中也是年级排的上的名次,可是越长大,越学习不好,到高中尤其被显现,理科有的都不及格。整个高中时期总是生病,每个月月经前都会生一次病,都是一些小毛病,可能是感冒发烧,可能是拉肚子,可能是胃痛,可能是肚子痛,每次月经痛完事后病也就随之好了。那段时期每个月都要去外面或是校医室打针,不明白为什么就那么固定,好在来月经不是固定的每月都来,就还好些,有些时候感觉生病了就知道要来月经了,是不是很搞笑。记得高二的时候,爸妈带我去医院,检查出自己得了阑尾炎,说要做手术才能好,因为还不是急性的,所以没当时做手术,因怕什么时候突发急性又不在身边,家里人商量医生意见,就找了个假期做了手术,我这个人矫情,特怕疼,怕刀,怕医院,怕那些手术的人,怕墓地,怕烧纸钱的,怕黑,怕夜路,怕残疾人,怕自己一个人在家,怕一个人睡觉。记得躺在手术床上,麻药打在肚子上的疼痛,刀划在肚子上的感觉,医生把我肚子里的东西拽出来的疼痛,翻找的感觉,记忆犹新,更多的是恐惧,知道不会死,但是就是怕死这种感觉。做完手术后回到学校,每天都跟爸妈哭,手术的后遗症,肚子总是疼,更是因为体会到了手术的可怕,具体多久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爸妈说,那要不你别念书了,回家吧,我哭着说不,我要上学,后来不敢再那么作家里,慢慢的也不哭了,觉得好像慢慢都好了后,一件灭顶的事件,爸爸出了事故,变成了残疾人,那一年,是在医院过的,那段时间,看着爸爸的疼痛,才明白自己的疼痛不算什么,我哭着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一切,我埋怨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每天哭,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不是因为我,爸爸也不会出这样的事,不是为了我,不会变成这样。我很后悔。我恨死自己,我恨不得我去替他承受这种疼痛,我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怕爸爸难过,怕爸爸觉得别人看他不一样,因为爸爸是那么聪明那么有能力的一个人,家里的一切事情,大到盖房子,小到电路电线,一切好像跟看起来很专业的事情,爸爸自己琢磨研究后,就什么都能弄好,想着以后爸爸要怎么办,我不敢很多事情帮助爸爸做,也想着让他自己努力去做,然后每天有些自己的事情,慢慢的爸爸也好,妈妈也好,我也好,都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我上学,爸爸在家,妈妈上班。慢慢的,换了个城市,爸妈上班,我上学。慢慢的,我考上了一间不算好也不算坏的大学,但是学历是一个不上不下的,大专,好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本科证也一起拿到了。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那半年是我人生中最昏暗的时光,那半年我每天都在绝望中度过。

那半年几乎让我丧失了微笑的能力。

永远记得那天,当我接起电话,听到电话那头母亲激动的说着:你爸出事了。

我第一个给她打去电话,告诉她我家里出了事。这两年来,我所有的事情都是第一时间告诉她,所有的决定都征求她的同意。

从公司请了假后,匆忙赶去机场买最早的航班。

我坐在机场大厅,和母亲又通了电话,母亲哭着告诉我父亲已经进了手术室。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妈妈,因为我泪水已经留下,我强忍着自己情绪,好让妈妈感到家里还有一个男人,我告诉她:爸爸肯定没事,等我回去。

下了飞机,老家还是上次离开时的样子,只是已经遍地白雪,天气很冷,我却一点都感受不到。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接到电话的前几分钟,我还想着要给我的女朋友送什么圣诞礼物,圣诞那天我们要去哪里约会。

在手术室门口的妈妈已经哭红了眼,告诉了我情况。

我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看着窗外,外面是那么的喧闹,我却湿红了眼。

从手术室出来的父亲还在昏迷中,父亲已经失去了一条腿,我不知道在他醒了之后,怎么告诉平常爱好体育运动的他这个事实。

妈妈只管在一旁落泪。

这么多年来,这个家庭总是平平淡淡,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雨,更没享过什么荣华富贵。

我更没有想到要面对这种事情,我慌了神。

父亲醒了之后表现的很平淡,没有太多的言语和表情。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感到绝望,父亲和别人撞了车,在医院的费用花光了家里本来就不多的积蓄。

那些钱是这么多年父亲给我攒着让我娶妻用的。

我知道我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我知道我很难靠自己给她一个家。

没过多久父亲出了院,我照顾着他们,那几天是我从小到大最孝顺的几天。

因为我着实心疼眼前这两个逐渐老去的亲人。

在我接到公司电话时,我很想辞掉我的工作,不想再去那个城市,可是我知道在那里还有我最爱的女人,那个我做梦都想娶的女人。

妈妈听到了,让我回公司,她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找上这个不错的工作。她也知道学历不高的我在那个城市找份不错的工作有多难。

她告诉我,家里没事,她会照顾好爸爸。

我还是决定了要回去,走的时候,我迈出的每一步都很艰难。

我生怕下次再回来时,这个经不起折腾的小家再有什么变动。

而回到这个城市没几天,我迎来了另一个噩耗,她要跟我分手。

我尝试着去挽留她,却从她眼神中看到从没见到过的坚定。

她说很对不起在这个时候跟我说这个事,她说她已经想了很久,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我。

她说家里给她介绍了更好的工作,马上就要走了。

她告诉我让我别难过,她说我们永远不会有结果。

她还告诉我,她已经24了,她等不起我了,早点分开对谁都好。

其实我也都明白,只是我还是想去谴责眼前这个现实的女人,还是想破口大骂这个现实的社会。

她走的时候,我就坐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她,我不明白那个可爱的女人怎么就变得这么冷酷无情,我不明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