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网上有一条颇为耸人听闻的消息:“越有钱越偷情:大温5.5万人偷情,西温最多。”

兄弟,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字眼。桃源三结义的刘关张是兄弟,瓦岗寨大排行生死各关天命是兄弟,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一路护送唐僧西天取经是兄弟。不过这些都和我们钓鱼人之间的兄弟不同,我们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一种单纯的感情,是比歃血为盟更为真挚的相濡以沫的情感,是一种不必轰轰烈烈但却真实可靠的寄托。

工作的压力,生活的劳累,人事的纷争,中国人特有的窝里斗最劳心伤肺。而我们这些远离烦尘喧哗、投入青山绿水的钓鱼人在人们的眼里比较另类;黑不溜秋的脸面、乌黑粗糙发亮的玉手、满身的鱼腥,龟裂的美唇,背着一个沾着黄泥就着干草的鱼包,外带一个装满各色鱼饵的袋子,起早贪黑,捱日晒,顶风雷,抗寒暑,被视为一群与社会脱节的傻帽。

它还列了个排行榜:

图片 1

图片 2

1.西温哥华 9.3%

图片 3

图片 4

2.桑拿斯 8.9%

对钓鱼人而言,就是一手鱼竿,一手啤酒,时而钓鱼,时而谈心,几十年过去了,依然一手鱼竿,一手啤酒,从不改变,也不用改变,因为我们是死党,死党就是一辈子。

然而,垂钓的生活像是无形的磁铁,深深地诱惑着这群置身于世外桃源、风雨无阻的群体、投身于大自然的青山绿水中,其中的快乐,不可言喻,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个中的销魂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3.基斯兰奴 8.5%

图片 5

图片 6

4.温市中心 8.3%

图片 7

图片 8

5.本拿比 8.1%

从小钓到大的兄弟:

在爱好钓鱼的大军中,有非常多的钓友喜欢野钓,他们都有各自喜欢野钓的理由。

6.耶鲁镇 7.8%

小时候一群小伙伴拿着一根很轻巧的竹子做的钓竿,用一根极细的麻丝做的钓线,用鸡毛梗上端细细的部分剪成极短一粒一粒做成的浮漂,用一枚缝衣针放到煤油灯的火上烧红弯成的鱼钩,钓饵是饭粒,轻轻放到河里,只要浮子顿下一粒就起竿,一钓一个准,多是鲫鱼,大小都有。那时家里很穷,留下钓来的小杂鱼算是家里的好菜了,其余的都卖掉贴补家用。那时候钓鱼一来为了好玩,二来为了改善生活。钓鱼兄弟间一起出钓,挨骂,挨罚。

第一,不收钱,大鱼小鱼,钓什么算什么,不用什么费用,更不必看塘主的眼色,很自在;

7.素里 7.4%

图片 9

图片 10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