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图片 1

在消费主义盛行的今天,大多数节日似乎都变了味儿,3.8妇女节也不例外,成为了购物网站、各大商场促销活动的契机,同时也成为了广大男性同胞们为礼物发愁的日子。但在“买买买”狂欢的背后,这个节日更值得所有人深思。我相信女权主义的先驱们并不希望后人被消费主义蒙蔽了双眼,从而忘记了这个节日的初衷。

我姑妄把它命名为“猥琐男合法偷窥日”。

如果此时此刻,有一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手中举着一个牌子,口中喊着和牌子上写的一样的内容——男女平等。那么,首先映入我们脑海的一定是一个受到社会或家庭不公平待遇的女性正在为自己人权呐喊。

因此,作为一个女性,我想在今天谈谈女权主义这个似乎有点沉重的话题。

哦,不,准确的官方命名是:“国际无上装日”(International Go Topless
Day)。

这似乎是一个长久以来的社会话题,古代延续几千年下来的糟粕文化—男尊女卑,到了近代已经被送上人权道德的法庭被审判批斗了不知几许,这股浩浩荡荡的女权主义运动从自19世纪下半叶开始便已经轰轰烈烈的展开。

你以为的女权主义是什么样的?

每年8月,在加拿大温哥华都会举办一个无上装游行活动,女权主义者们藉此为女士们争取像男人们一样的可以随便光着上身的权利。据说,参加此项的活动的男士则必须戴上乳罩。

从第一代女权运动到后现代女权运动,西方的妇女解放至少经历了三个时期,以至于现在只要一提起男女平等,我们首先想到的都是欧美国家。而反观中国,到了1907年才有女子教育合法化,1954年才有了妇女参政权利。

我相信大多数人,不论男女,在提到这个名词时都会不由得皱一下眉头,因为他们以为的女权主义可能是这样的:赤裸着上半身,举着标语牌在大街上抗议、游行示威;或是一群憎恨男人的女人,她们想将男人踩在脚底甚至撕成粉碎;抑或是那些私生活放荡的女人,游走于不同的男人之间……而这些想象,也是曾经的我以为的女权主义。

就像每年UBC“沉船海滩”(Wreck
Beach)的裸跑,市中心的裸体骑自行车等这些貌似女权主义扬眉吐气的活动一样,实际上却成了国际猥琐男欢欣鼓舞之日。

表面上看,中国妇女解放运动似乎经历了漫长而坎坷的道路,它伴随而来的是到了今天为止还在不断被呼喊的“男女平等”“就业平等”等等等等。这股所谓运动的气势到了今天依旧锐气不减,本质上和近代以来不断涌现出来的各种为女权“申诉”的情感剧、伦理剧有着巨大的关系,以至于今天只要高喊“女权”都成了新时代女性标签,不懂得“女权”就会被那些“女权主义者”讥讽为自甘围着灶台孩子转的“腐朽堕落女”!

但实际上女权主义又是怎样的?

今天,在温哥华市中心美术馆门前的台阶上,人们预期看到象美国行为摄影师斯潘塞图尼克作品中宏大的裸体叙事画面。

图片 2

我们先来看看女权主义为女性争取到的那些权益:作为女性的出生权、受教育权、财产权、
工作权、选举权……这些,都是今天作为一个人所拥有的基本权益,但是在从前的那个年代,这些权益是女人们不敢奢望的。这些权益都是当初人们口中的“女疯子”声嘶力竭甚至用生命换来的。如今的她们还在为女性呐喊:反对就业歧视、反对性骚扰、反对家庭暴力……

令人失望的是:大家所看到的,是一片猥琐男白袜男宅男以摄影爱好者的名义组成的长枪短跑对着十来八个无上装大妈那摇摇欲坠的乳房咔嚓咔嚓抢拍的画面。

当下的中国,看似平静和谐,但类似这样的思想运动却从未停止,从北外女生的“阴道独白说”再到互联网上各种女权主义论坛和教导女权主义的文章成形泛滥,中国式的女权主义正呈现出一股病态式的发展。

也许有些女权主义者的行为太过偏激,但是这并不能代表她们为女人争取权益是错的。你以为的女权主义并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

男人随便光着上身,可能既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

第一病――逆向歧视的“自由解放”

近年来,作为女权主义者,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在《向前一步》中呼吁女性要敢于突破职场的“玻璃天花板”。《哈利波特》中的小魔女,艾玛·沃森在联合国HeForShe的演讲中也为男性呐喊:男性可以脆弱和感性,不必为了被认可而变得强势好斗,也不必被迫掌控一切……她在演讲中呼吁男性和女性一起加入女权主义,为了他们的母亲,为了他们的妻子、女儿……为了打破那些禁锢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

女人随便光着上身,除了是一种权利,绝对也是一种福利。

“自由”和“解放”似乎永远是个充满着神圣感的字眼,只要披上了这层外衣,就可以高举正义之旗,向压迫者吹响“权利”的号角。事实上,最早将“自由”和“解放”附着上在争取权利斗争概念也不是我们。

女权主义追求的不仅是男女平等、男女平权,更是打破那些束缚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性别枷锁。

在女权主义者鼓吹女人无上装权利之前,男人们为了一睹女人的“胸器”,是要付出各种代价的。《花花公子》,《藏春阁》,脱衣舞酒吧,色情电影录像,样样都要男人们掏腰包。

西方的女权运动比我们早,照这个情形来看,我们似乎学习了一项好东西,但实际上却是,这种思想到了中国却完全变了味道,最根本的现象是,从一开始的为女权申诉到了演变成歧视男权的逆向歧视。

这,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

女权主义者们错把无上装当作一种权利来奋力争取,殊不知那是男人们暗地里求之不得的一种福利!

打开一些女权主义贴吧和论坛,不难看到那些高喊“女权主义”声音的帖子,其最根本的想法就是认为当代女性应该远离现实中的柴米油盐,去追寻他们自己口中所认为的自由独立。这让我想起来在二十多年的南非解放运动,当黑人们高呼着自由解放,并要求国家和社会给予合理的工作分配机会的时候。

但是今天,在这里,谈论女权主义似乎有点沉重,因为对女性的偏见无处不在,它渗透到了生活的每个角落,它根植于每个人的思想中,自然得几乎让你无法察觉。

除了像休赫夫纳,拉里林奇这些靠女人的裸体发财的男人。

然而最终当这些得到政治权利和工作权利的黑人最终获得解放时,他们却早就忘记了国家的基础建设,结果倒是换成了黑人在政治舞台上“兴风作浪”,白人变成了底层最受压迫的群体。

主流价值观告诉我们,女人是柔弱的、女人不擅长数理知识、女人不适合开车……这些价值观引导着我们,使我们不知不觉地对这些价值观进行自我验证。

女权主义者在争取妇女的合法权益时,千万别走火入魔,走入自己为自己掘下的陷阱里。

极端的女权主义者们,多少都知道一些人类文明发展史,尤其是对“解放运动”的研究可谓通体透彻,当然,不会有人把自己比作当年受苦受难的黑人,但一定会了解他们政治运动的宣传口号,并以此作为案例,结合现实中各种大大小小的事,再呼喊出做“新时代女性”的口号。

在中国,当女人,很难。

比如“同工同酬”,“同酬”听起来很振奋人心,但又没有想到“同工”会给女性的身体带来什么压力?

也许是中国已经多年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思想运动,也许是和现代互联网的发达有关,这种所谓的“新时代女性”似乎在中国难以找到一个合理又舒适的落地港湾,于是这股运动的矛头便直接对准了“中国男性”,互联网也就成了他们释放这股“运动热情”的绝佳选择地。

当你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晋升时,别人会认为你是凭借性贿赂上位,或者给你打上“女强人”的标签,咬定你肯定很难相处或者家庭不幸福;

妇女们现在值得庆幸的是,女权主义者还没有拼命要求取消女性享有产假的“不公平待遇”!

而事实上,经常上网或发表一些极端言论的女权主义者在现实中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子遭受了很大的压迫,这部分人习惯了充当意见领袖,有的人迄今为止还依旧习惯拿着中国几千年来中国妇女遭受的压迫作为案例,霎那间又仿佛回到了民国时期。没有人会去注意这种借古讽今的言论背后所隐藏的,是对中国“男权”正在不断酝酿的逆向歧视之风,她们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伪女权主义者”

当你超过25岁还没有结婚,你会被当做“剩女”,仿佛只有嫁出去才能体现自我价值,尽管你和那个他之间没有爱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