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我的前一篇文章《半生缘》,有的朋友给我发信息,问我丁檬雄和西贝能不能最后在一起,他们还在一直交往着吗?既然那么爱着彼此,为什么不选择在一起?是爱的不够吗?

图片 1

东北下雪了。

我常常感觉,虽然我们已经成年,认为自己足够成熟了,但是在有些问题上,绕进去之后,平时积累的生活经验甚至生活智慧,却忽然让我们有一种匮乏感。有些平时很容易想清楚的问题,在某种时刻忽然变得百思不得其解或者患得患失起来。不得不再次感慨人性的复杂,人性里让人怜惜却不容易让旁观者理解的东西。或许人们就会一直在这样的迷魂圈里彷徨着幸福,混沌着爱的感觉。到了某一个时刻,那种想长相厮守的愿望,如果变得越发强烈,就会想在一起。

我的朋友丁檬雄近来给我打电话,说到他和西贝的事情。从他叙述的事情里,我感觉这个充满了雄性气质的大男人在感情方面却没那么理性,我听完他和西贝最近相处的故事后跟他说,“兄弟,相爱容易相处难,恋爱可以只谈情,但如果涉及到结婚,光有爱是不够的。那种被初相识,久别重逢产生的种种美好梦幻冲昏头脑的激情,是不足以支撑感情的继续流动和顺利的。唯有在激情退去,二人看的真正是感情基础上的合适,只有合适了,才能走进婚姻。爱的再浓烈不合适,或者合适却爱的不够,走进婚姻都有风险。”

这本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这几年,暖和的冬天经历的太多,突然冷下来反倒有些不适应了。电视里的天气主播正穿着短裙播报今天零下二十几度的气温,我将昨天穿的那件红色大衣放进衣柜里,拉上衣柜门的时候,连同出门的欲望也一同关了进去。

可是,有些时候的有些情况,却一如画了太多涂鸦的纸,你想完全擦干净重新画谈何容易,擦的过程且不说多么的费尽周折,即使擦了,痕迹一定还是在的。而留有旧痕迹的新图画,你就真的没有一丝的不舒服吗?也或许一个人要摧毁一座大楼,炸药可以去买但必须冒着风险;炸毁了楼之后,下面的清理工作,重新再盖起来一座新的建筑需要的却不仅仅是炸毁楼房时的亢奋,它要求的是一种能力。而我们的一己之力想要盖起一座新的建筑即使不是高楼大厦,是一座平房,期间的辛苦会不会磨破人们的意志,需要的材料是不是我们都可以得到?

只是我们年轻的时候不懂这些,成年之后的婚姻就成为赌博般需要承担的结果,或好或不好。但人生已基本定局之后的我们,很难因为婚姻里的种种不如意去选择离开对方,在一起过的久了,原本的恋爱过往,日积月累的细碎温暖,以及日子久了养成的习惯,都足以让我们对自己的婚姻里的那些不足甘愿忽视而对其充满眷恋。

可终究还是要出门的。所幸,今年的冬天少有雾霾,不必像往年一样,一出门便是烟雾缭绕,连景致都看不清,虽然也并无什么景致。我想我大抵是年纪大了,这样的雪景,竟然觉得有好些年没有见过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