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和李商隐并称‘小李杜’,二十四桥明月夜,南朝四百八十寺。。。看起来小杜数学不错耳。但最出名的仍然是‘商女不知亡国恨’。看起来,很直男耳?跑哪里都不老实,看女人。她唱她的,干你卿事耳?

湖州刺史一看老朋友玩得还是不尽兴,但是又一时想不出其他新奇的玩法,小杜同学看出了小伙伴的无奈,为了化解尴尬,他提出了一个还(蓄)不(谋)成(已)熟(久)的建议,不如搞一个嬉水嘉年华,让妹子们都来参加,让我跟他们深入交流交流,“愿得张水嬉,使州人毕观”。

文章摘自《传奇故事》2009年第12期 作者:慕容骁
原题为《李杜风流事》
慕容骁呵呵一笑,扬手一木,开篇唱个肥喏:李杜文章千古传,风流绝代笑青山。
多情自古别无岸,留取诗心系小船!在唐代,要出名,“武作侠客,文作嫖客”才能风流百代,当然前提是武者武功卓绝,文者文华盖世。前者如尉迟敬德,勇冠三军,“马上三夺槊”;后者如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这开放的做派要从李世民算起,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窦氏是鲜卑族人。老爹李渊生于关陇,自称祖居关陇,是西凉王李皓的后代。胡人风俗很乱,乱伦“扒灰”,算不得稀奇。所以武则天可以在太宗死后成为儿子高宗的皇后;杨贵妃则上了公公唐玄宗的床。皇上都带头风流,平民更该自由。王小波在《唐人故事》里说,当时的长安城里的成年男子,都被姑娘们亲热地称为“舅舅”,且不论是否杜撰,多少有些映射些现实,可见当时的确开放。且看看唐人如何风流,武的从略,单说文客。领军四人,大小李杜。先说小杜。杜牧26岁就中了进士,可升官不快,30出头了,还只在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就是后来被扯进“牛李党争”的牛政客)的幕府当个小官,上班地点在扬州。当时有“一扬二益”的说法,这“扬”指的就是扬州,除了首都长安,扬州就是全国最繁华的都市。那时扬州是著名的红灯区。一到晚上,全域的歌楼夜总会有上万灯笼打出来,“九里三十步,街中珠翠填咽,邈如仙境”。杜牧是单身汉,每天下班后就爱往其里钻,如鱼得水,夜生活搞得丰富多彩。等到杜牧任满离开扬州的时候,牛僧孺提醒了一句:你还是应该注意点身体啊。杜牧马上抵赖说“某幸常自检守,不至贻尊忧耳”–自己还是很注意为官形象的。牛僧孺笑笑,让人拿来一大堆暗访记录,杜牧一看,都是牛总派当差夜里跟踪记录的报告,上书“某年某月某晚,宿某家,平安无事”等等。杜牧大窘,羞得连忙磕头。多年后老领导牛僧孺离世,杜牧亲自捉刀墓志铭,比给自己的墓志铭写得还好,以表知遇之恩。后来杜牧回忆在扬州有当差护航逛妓院的日子,写下了著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虽然他在扬州过得肾亏脚软,但写出了不少关于扬州的经典诗篇,以至于后人一提起小杜,就想起扬州。离开扬州后,杜牧贪色的毛病没改。一次,李司徒宴请官员,因为杜牧身为监察御史(相当于现在的纪检组长),李司徒怕被双规没敢请他。李司徒的家妓号称第一,杜牧很想去做个评委,就主动托人跟李司徒打招呼,要求赴宴。李司徒没办法,只好请他来。杜牧在家已经喝得脸似猴屁股,到了李司徒家,直着眼琢磨李的众多美女。又喝了一阵后,杜牧借着酒劲问:听说有个叫紫云的,在哪里?李司徒指给他看,杜牧瞪眼扫描了半天,说:果真名不虚传,应该送给我。众人皆笑,他却皮厚当没事。当然情圣小杜也偶有失手的时候。一次他到湖州散心,湖州刺史顺便拍马,把附近的歌妓舞姬都召来让他做专业鉴定。杜牧嫌不过瘾,提出在湖边办一次大型“50进20”的选秀活动,这样他就可以挑一挑全城的美女。刺史够兄弟,真的照办。但是杜牧眼睛太毒,看了一整天,竞选不出个“最上镜小姐”。眼看要散场,一名妇女领着一个10来岁的小姑娘上台,杜牧按照“美女标准”仔细打分,盯着小姑娘钻研了好久,大为满意。他当场跟母女说:10年内我会来这里做刺史,要是10年不来,就请另嫁。然后重金下了聘礼,满意地走人。不料事情不顺,杜牧折腾了14年才混上湖州刺史。到任一看,当年的小姑娘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因为有10年保鲜的约定,杜牧愿赌服输,只能又用老办法解决–写情诗,一首《叹花》情切切:“自恨寻芳到已迟,不须惆怅怨芳时。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阴子满枝。”这倒不是杜牧专情,大概只是想多个妾而已。这不是杜牧第一次情场失意了。杜牧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就爱上了他领导的歌女,叫张好好的。自从见到此美女,小杜没事就往领导家跑,三天看不见心抓挠。但张好好是领导家属,杜牧苦于有贼心没贼胆。后来领导的弟弟和杜牧色鬼所见略同,也看中了张好好,捷足先登纳为小妾,杜牧连饱眼福的机会也断了。直到杜牧调到扬州,还一直怀念着张好好。几年之后,杜牧偶遇旧日梦中情人,眼泪鼻涕乱飘,伤情之下写了著名的Ⅸ张好好诗》。杜牧的书法本不是强项,写不过颜柳等大腕,但一股春情可能憋得太久,一爆发出来别有风韵,以至于杜牧手书的《张好好诗》成为传世珍品。流传至今的《张好好诗》纸本上,有宋徽宗、贾似道、年羹尧、乾隆等一堆名人的鉴定印章。后来被民国四大公子之一、收藏家张伯驹购得,最后捐给了国家。如今诗人不如意只会在舞台上脱裤子念诗,小杜失恋都搞出了一件国宝,水平实在是有分别。

妇人鄂然,曰‘此儿尚幼’,‘乃为聘耳,吾当不日在此然官,当取之’,‘若何待得?若汝不至。。。’,‘何如?至多不过十载,吾衣锦耳’,遂下重金,曰十载不至,当可自择。乃去。

于是,杜牧通过中间人给李愿带话,直接了当地表达了自己想参加组织的愿望。万万想不到,堂堂国家纪检干部竟然主动申请要被腐蚀一把,李愿没有办法,只好邀请杜牧一起嗨。

原来小杜直男直到了这个地步。老友在湖州作刺史,湖州盛出美女,厮在它处任幕僚,赶去湖州觅美,老友遍找美女,皆不入眼,无奈下举办大型游园,游人如梭,美女如云,小杜皆不入眼。直到最后一刻,忽有妇人携豆蔻女,小杜惊为天人,‘此乃国色也’,引入刺史船上,当场下聘。

湖州刺史是杜牧的老朋友了,非常清楚这哥们是来干嘛的,天天带着他参加各种聚会,把当地的网红都叫来一起嗨。不过,人家杜牧是见过大世面的主,这里的货色还是看不上。

子思在中庸里说: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

这就非常尴尬了,小杜刚刚说过的话现在正在啪啪啪打脸,打的他痛哭流涕,一把抱着牛增儒的大腿,再三承诺一定会痛改前非。

但那晓得,小杜自信满满,做官也还可以,但跑来跑去,就是到不了湖州,到最后削尖脑袋,拉足关系,做了湖州刺史,已14年后了。马上去找心上人,对方四载前已婚,有三个孩子了。


男女之事,圣人亦无解,只能跟着感觉走,这应该高于生活的其他一般准则。偶为杜叹息,也为那个国色。磋呼!

后来,杜牧又做了监察御史后,主要分管洛阳地区。

相反的情况,是登徒子,是牛二,别说国色,只要女人,立马扒了衣服。杜牧,宋玉,柳下惠,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

今天,我们就根据宋书《太平广记》的记载,带你认识一个不(浪)同(荡)的诗人杜牧。

‘汝如何失约耳?’,妇人取出当年契约,杜牧这才清醒过来,拿出重金,打发了人家。人家豆蔻年华,十载下来,完全剩女耳,二次重金能补偿么?

必威官网bet,说来也奇怪,如果牛僧儒真是为了杜牧着想,在杜牧刚刚走错路的时候就应该及时挽救,而不是等到他即将离开你了才告诉他这一切,而且还白纸黑字记录的一清二楚。不免让人产生联想,你这是牢牢抓住了小杜的把柄,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但昨天看到的故事,居然让偶,‘夜不能寐,浮想联翩,旭日临窗。。。’。

杜牧赶紧让人把小萝莉和她妈妈接到了船上,开门见山、简单粗暴对未来岳母说,我看上你女儿了,但是我现在先不娶她,将来某一天再来娶,“且不即纳,当为后期”。

偶吃惊杜的理想主义,书呆子气,确实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想,青春年少,守身十四载,何等忍功?偶当然没有考证杜这十四年有没有寻花觅柳,但就算寻花觅柳,能忍受思念国色14年,是什么精神?

2

偶有一同学。。。称“。。。此丑女,然汝当取之耳。吾恨‘钢功成回国取美耳!”今天看来,厮应该更恨杜牧才对耳。

但是,诗人就是诗人,这时候就应该来首诗了,

咱们以前约好的是十年,现在都十四年过去了,我女儿结婚才三年,并没有失信。萝莉妈妈回答说。

当时杜牧正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已然有些醉醺醺了,突然有人送来了李愿的请柬。杜牧马上又振作起来了,一路小跑很快就赶到了李愿家。

小萝莉的妈妈完全一脸懵逼,但还是被杜牧的风(下)流(流)倜(无)傥(耻)震慑住了。如果你失信了,怎么办?未来丈母娘问到。杜牧却说,十年内我会到湖州来做市长,到时候您就是市长岳母,您女儿就是市长夫人,如果十年后我没有回来,您就把女儿嫁给别人吧。

等他来到湖州,找到原来那个小萝莉,小萝莉早已长大成人,而且已经结婚三年了,还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