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家庭不富裕,又偏食,很多时候是酱油汤拌饭,于是就爱梦见好吃的东西,每次都梦见让人垂涎欲滴的红烧肉和香喷喷的花生米,但还没等下嘴,梦就醒了,只剩嘴角的口水。但在过年过节时,就能吃到家里大铁锅烧出来的红烧肉和疏出来的花生米,仿佛不经意间就圆了一次梦。多年以后,一个人漂泊在外,吃着饭馆精心烹调的红烧肉和油亮亮的花生米时,总觉得没有小时候的味道,于是格外想家。有那么一次归家心切,梦中整晚哼着王杰《回家》的歌:我走在清晨6点,无人的街,带着一身疲倦……。是呀,无论是怎样顶尖的厨师,他无法烹调出带有父母爱心的菜肴。和父母兄弟的团聚,菜肴不仅仅只是菜本身的味道,还饱含了浓浓的亲情里爱的味道。这也就不难理解,每次回国女儿吃人家做的番茄炒蛋时,总不忘说一句:还是爸爸做得好吃!更不用说那世间少见的挑食儿子,淡淡来一句:我不要吃这个鸡蛋羹,我只要吃爸爸做的!大学毕业前夕,七八个汉子出去吃饭,叫了几份炒面,每次一上来,一分钟不到就被抢个精光!这样的炒面只是一把挂面,加些青菜,用蚝油和鲜酱油小炒而成,味道却是好极了,不曾忘记过。即使以后吃着价格不菲的龙虾伊面,也不再有那样美味,不再有那种流动着青春,凝结着友谊的味道。存些钱,到高档餐厅吃一顿法国大餐并不难,难的是找到一个和你一起享受大餐的知心爱人,那才是可遇不可求的,也许一辈子的时间是不够的。和那样的爱人在一起,无论是高档的牛排西餐,还是一般的铁板炒饭,你都能在细语中,微笑中,相互交汇的爱的眼神中,品尝到不可思议的饭菜味道,一种叫做爱情的味道!拥有无私爱你的慈父母,觅得一群意气相投的朋友,找到心意相通的另一半,你就能感受到菜肴中最好的味道–生命的味道!8/1/2016

在家里,我是做饭的“高手”。我喜欢做饭,爱好做饭,做的饭也都说好吃。来过我家的客人,吃过我炖的鸡、炖的鱼、炖的红烧肉,都说色香味俱全,比饭店做的都好吃。因此,他们送我一个外号:“国家”一级厨师。

什么东西最好吃?

之所以会色香味俱全,是因为我做菜的时候放的酱油比较多,色重,我知道——因为我喜欢浓浓的酱油的味道。

十人中可能有九人回答:“妈妈做的菜最好吃。”连吃遍天下美食的蔡澜也这样认为。

酱油,看着发黑,含在嘴里一品,既有咸味,又有浓浓的酱味,香香的,特别好,可以用“有滋有味”这个成语来形容,真是恰如其分。

蔡澜说:“妈妈的菜最好吃,这是肯定的,你从小吃过什么,这个印象就深深地烙在你脑里,永远是最好的,也永远是找不回来的。有时我们吃的不是食物,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乡愁。一桌家常菜,是平凡生活的美好。”

我兄弟姐妹多,房子少,所以小时候父母就让我去爷爷奶奶家居住。爷爷奶奶的家,离我家不远,但是位于两个胡同,需要绕一圈,吃过晚饭,我就会乖乖地背着书包去他们那里。

人会离开甚至遗忘地理上的故乡,精神上的故乡却永存并用一生追寻。精神上的故乡之一就是舌尖上的故乡。

爷爷不识字,但是会做生意,珠算相当好。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教我用算盘打“小九九”,教我从一加到一百,也给我出题,让我用算盘算数,以此来训练我的准确度和速度。有时也教育我好好学习,看着我写作业。那时候,爷爷奶奶住的是三间土房,他们睡西间,我睡东间,中间用来招待客人,这儿放着一个小矮桌,用砖将腿垫高,成了我学习的桌子,桌子上放着几个大碗,一把暖壶,一个把上有裂纹的茶壶和两个茶杯,还有一个装着时多时少酱油的瓶子。

对于别人,舌尖上的故乡是妈妈做的菜,对于我,是太奶奶、奶奶、爸爸做的菜。

爷爷奶奶睡得早,我写完作业再看会书。夜“深”了,我就装着喝点热水暖暖身子,把壶里的热水倒上半碗,再滴上少许酱油,这时候,水渐渐地呈现出淡淡的红褐色,趁着热慢慢品尝,喝在嘴里,有一股浓浓的酱味,也有咸滋滋的味道,真是好喝极了。尽管我喜欢喝带酱油的水,但是每次也不敢多倒,也不能每次都倒,酱油少得多了怕奶奶发现,再训我。

1.

这样的日子,从小学一直坚持到初中,我没少“偷”喝了奶奶的酱油。

小时候,家里的早餐很讲究,稀的要有粥、豆浆、牛奶,干的要有馒头、油条、酥饼、包子,送粥的起码有三四样酱菜。

后来我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条件也好了,酱油不断,也成了厨房的一种调味品。每次做菜,无论什么,都会或多或少地放些酱油。作为医生的爱人,尽管总是提醒我炒菜时少放酱油,对身体不好,可是我依然改不了爱放酱油的坏毛病,哪怕炒青菜也会放。爱人看到菜的颜色不好看,就会说没胃口。做饭的时候,我有时还喜欢往嘴里滴上一点酱油,吧嗒吧嗒嘴,依然还是那么香,那么有滋有味。

太奶奶做的馒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馒头。太奶奶做的馒头白嫩、小小粒,极有嚼劲儿,却不硬,每一口都好像在弹动我的牙齿,嚼到最后满口面香。

在爱人的多次说服下,现在炒菜,酱油的确放得少了,青菜更少。吃着原汁原味的青菜,既新鲜又有营养,心里也很爽。不过,我依然喜欢浓浓的酱油味。

后来我不再吃馒头了,因为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馒头。那些别人做的馒头,要么像死面疙瘩一样毫无活力,要么像被泡发了的胖大海,蓬松却空洞。

等发表稿件五十多篇。

太奶奶做的馒头的口感和味道印刻在我的口腔里,再也无法重温。我真的愿意用我所有的好多东西去换再见太奶奶一次,再吃一次她做的馒头。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