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藏于肾,人尽知之。至精何以生?何以藏?何以出?则人不知也。夫精即肾中之脂膏也,有长存者,有日生者。肾中有藏精之处,充满不缺,如井中之水,日夜充盈,此长存者也;其欲动交媾所出之精,及有病而滑脱之精,乃日生者也。其精旋去旋生,不去亦不生,犹井中之水,日日汲之,不见其亏,终年不汲,不见其溢。《易》云: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其理然也。曰:然则纵欲可无害乎?曰:是又不然。盖天下之理,总归自然,有肾气盛者,多欲无伤;肾气衰者,自当节养。《左传》云:女不可近乎?对曰:节之。若纵欲不节,如浅狭之井,汲之无度,则枯竭矣。曰:然则强壮之人而绝欲则何如?曰:此亦无咎无誉,惟肾气略坚实耳。但必浮火不动,阴阳相守则可耳。若浮火日动而强制之,则反有害。盖精因火动而离其位,则必有头眩、目赤、身痒、腰疼、遗泄、偏坠等症,甚者或发痈疽,此强制之害也。故精之为物,欲动则生,不动则不生,能自然不动则有益。强制则有害,过用则衰竭,任其自然而无所勉强,则保精之法也。老子云: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之道,乃长生之诀也。

论曰∶肾主精。肾者,生来向导之本也。为后宫内官则为女主,所以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来谓之精。精者,肾之藏也。耳者肾之官,肾气通于耳,耳和则能闻五音矣。肾在窍为耳,然则肾气上通于耳,下通于阴也。左肾壬,右肾癸,循环玄宫,上出耳门,候闻四远,下回玉海,挟脊左右,与脐相当,经于上焦,营于中焦,卫于下焦,外主骨,内主膀胱。肾重一斤一两,有两枚。神名KT
,KT
主藏精。号为精脏。随节应会,故云肾藏精,精舍志,在气为欠,在液为唾。肾气虚则厥逆,实则胀满,四肢正黑。虚则使人梦见舟船溺人,得其时梦伏水中若有畏怖。肾气盛则梦腰脊两解不相属,厥气客于凡肾脏象水,与膀胱合为腑。其经足少阴,与太阳为表里,其脉沉,相于秋,旺于冬。

图片 1

冬时万物之所藏,百虫伏蛰,阳气下陷,阴气上升,阳气中出,阴气冽为霜,遂不上升,化为霜雪。猛兽伏蛰,蜾虫匿藏,其脉为沉,沉为阴在里,不可发汗,发汗则蜾虫出,见其霜雪。阴气在表,阳气在里,慎不可下,下之者伤脾。脾土弱即水气妄行。下之者如鱼出水,蛾入汤,重客在里,慎不可熏。熏之逆客,其息则喘,无持客热,令口烂疮。阴脉且解,血散不通,正阳遂厥,阴不往从,客热狂入,内为结胸,脾气遂弱,清溲痢通。

十八卷的《黄帝内经》,从远古时代一直到今,而三十七卷的《黄帝外经》,则可能永远失传了。但是,关于它的民间传说,还是相当丰富和十分有趣的了。

冬脉如营。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何如而反?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及,病在中。太过则令人解
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不及则令人心悬如病饥,
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赤黄。

现在所传的《黄帝外经》原称《外经微言》,为明陈士铎所传。

肾脉来喘喘累累如勾,按之而坚曰平,冬以胃气为本。肾脉来如引葛,按之益坚曰肾病。肾脉来发如夺索,辟辟如弹石曰肾死。

相传黄帝时期出现了三位名医,除了雷公和歧伯两人外,名气最大的是俞跗(音夫)。他的医道非常高明。特别是在外科手术方面很有经验。据说,他治病一般不用汤药、石针和按摩。而是诊断清楚病因后,除非要做手术时就用刀子划开皮肤,解剖肌肉,结扎筋脉,除去病根。经过这番手术以后,病人的精神和形体很快就能恢复正常。所以,那时人们称赞俞跗的医术是”出丧的灵车能返回,要埋的死人能复活。”

真肾脉至搏而绝,如以指弹石辟辟然,色黄黑不泽毛折乃死。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少曰肾病,但石无胃曰死石,而有勾曰夏病,勾甚曰今病。凡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所谓无胃气者,但得真脏脉不得胃气也。所谓脉不得胃气者,肝不弦肾不石也。

传说有一次,俞跗出外看病回来,刚一进村,就听见哭声。一打问,原来是邻居的孩子突然死了。他顾不得进自己的家,急忙先到死者家里,问明孩子死前的病况,就让人赶快把孩子从”葬罐”里拉出来,他脱去孩子的衣服,用刀划开肚皮,拿出肠子一看,原来孩子吃了过多的未烤熟的肉,肠子一下被堵住了。俞跗很快将肉食挤出,使肠子畅通,然后理好肠胃,缝合伤口,最后又给孩子鼻子塞进了一些草药。不到半天时间,孩子就慢慢复活了。

肾藏精,精舍志,盛怒不止则伤志,志伤则善忘其前言,腰脊痛不可以俯仰屈伸,毛悴色夭,死于季夏。

还有一次,俞跗在过河时,发现一个掉河里淹死了的女人被几个人打捞出来准备埋葬,俞跗挡住他们询问死者掉进水里多长时间。抬尸体的人说,刚掉进水里,捞上来就断气了。俞跗让他们把尸体放在地上,先摸了摸死者的脉搏,又看了看死者的眼睛,然后又让人找来一条草绳,把死者双脚捆绑好,倒吊在树上。开始大家都不理解俞跗为什么要这样做。死者刚一吊起,就大口大口地往外吐水,直到不吐时,俞跗才叫人慢慢将死者解下来,仰面朝天放在地上,双手在死者的胸脯上一压一放。最后他拔掉自己的几根头发,放在死者鼻孔上观察了一阵,发现发丝缓缓地动了动,才放心地对死者家里人说:”她活过来了,抬回家好好调养吧!”

足少阴气绝则骨枯。少阴者,冬脉也,伏行而濡滑骨髓者也。故骨不濡,则肉不能着骨也。骨肉不相亲,即肉濡而却。肉濡而却,故齿长而垢,发无泽。发无泽者骨先死,戊笃已死,土胜水也。

传说俞跗还有一次在山谷走路,忽见一个年轻的猎人不慎从悬崖上跌下来,被半山腰的藤条挂住脖子,上不去下不来,又喊不出声,俞跗正在着急时,迎面来了一个跛子老人,俞跗请老人设法把吊在半空的年轻猎人救下来。跛子老人一看,二话没说,取下腰间的弓箭,”嗖”的一声,射断藤条,猎人掉落在地,眼看着没气了。俞跗蹲下为死者切了脉,从地上采了一把野草塞进猎人鼻孔,又用手紧紧捂住猎人的鼻孔。时间不长,就把塞进鼻孔的草药喷出来。俞跗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了声”有救了!”跛子老人在旁边看到这样的医术,嘴里不停地说:”活神仙,活神仙!”

肾死脏浮之坚,按之乱如转丸益下入尺中者死。

在俞跗晚年的时候,黄帝派仓颉、雷公、岐伯三人,用了很长时间,把俞跗的医术整理出来,纂成卷目,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公布于众,仓颉就去世了。后来,俞跗的儿子俞执,把这本书带回来交给父亲修订。不幸全家遭到了大火,房屋、医书和俞跗、俞执全家人,一起化为灰烬。这也许是《黄帝外经》失传,至今没有找到的原因吧。

冬肾水旺,其脉沉濡而滑曰平。反得微涩而短者,是肺之乘肾,母之归子,为虚邪,虽病易治。反得弦细而长者,是肝之乘肾,子之乘母,为实邪,虽病自愈。反得大而缓者,是脾之乘肾,土之克水,为贼邪大逆,十死不治。反得浮大而洪者,是心之乘肾,火之凌水,为微邪,虽病即瘥。

图片 2

左手关后尺中阴绝者,无肾脉也。苦足下热,两髀里急,精气竭少,劳倦所致,刺足太阳治足少阴右手关后尺中阴绝者,无肾脉也。苦足逆冷上抢胸痛,梦入水见鬼,善魇寐,黑色物来掩人上,刺足太阳治阳。右手关后尺中阴实者,肾实也。苦骨疼腰脊痛,内寒热,刺足少阴治阴。

黄帝外经目录

肾脉沉细而紧,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病,四至脱精,五至死,六至命尽,足少阴脉也肾脉急甚,为骨痿癫疾,微急为奔豚沉厥,足不收不得前后缓甚为折脊,微缓为洞下。

《黄帝外经》

洞下者,食不化,入咽还出。大甚为阴痿,微大为石水起,脐下以至少腹肿垂垂然上至胃脘,死黑花。涩甚为大痈,微涩为不月水、沉痔。肾脉搏坚而长,其色黄而赤,当病折腰。其软而散者,当病少血。黑脉之至也,上坚而大。有积气在少腹与阴,名曰肾痹,得之沐浴清水而卧。

[上古]黄帝、岐伯  原撰

扁鹊曰∶肾有病则耳聋,肾在窍为耳,然则肾气上通于耳。五脏不和,则九窍不通,阴阳俱盛不得相营,故曰关格。关格者,不得尽期而死也。

[清代]陈士择远公  述义

肾在声为呻,在变动为
,在志为恐。恐伤肾,精气并于肾则恐,脏主冬病,在脏者取之井。

卷一

病先发于肾,少腹腰脊痛胫酸,一日之膀胱,背膂筋痛,小便闭。二日上之心,心痛。

阴阳颠倒篇

三日之小肠胀。四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晏晡。

顺逆探原篇

病在肾,夜半慧日乘,四季甚,下晡静。假令肾病中央,若食牛肉及诸土中物得之。不者,当以长夏时发,得病以戊己日也。

回天生育篇

凡肾病之状,必腹大胫肿痛。喘咳身重,寝汗出。憎风虚,即胸中痛,大腹小腹痛清厥,意不乐,取其经足少阴太阳血者。

天人寿夭篇

肾脉沉之而大坚,浮之而大紧,苦手足骨肿厥而阴不兴。腰脊痛少腹肿,心下有水气,时胀闭时泄,得之浴水中,身未干而合房内,及劳倦发之。

命根养生篇

肾病其色黑,其气虚弱,吸吸少气,两耳苦聋,腰痛时时失精,饮食减少,膝以下清,其脉沉滑而迟少,为可治,宜服内补散,建中汤,肾气丸、地黄煎。春当刺涌泉,秋刺复溜,冬邪在肾,则骨痛阴痹。阴痹者,抚之而不得,腹胀腰痛,大便难,肩背颈项强痛,时眩,取之涌泉、昆仑,视有血者尽取之。

救母篇

有所用力举重,若入房过度,汗出如浴水,则伤肾。

红铅损益篇

肾中风

初生微论篇

肾水者,其人腹大脐肿,腰痛不得溺,阴下湿如牛鼻头汗,其足逆寒,大便反坚(一云面肾胀者,腹满引背央央然,腰髀并痛。

骨阴篇

肾着之病,其人身体重,腰中冷如冰状(一作如水洗状,一作如坐水中,形如水状),反不渴,小便自利,食饮如故,是其证也,病属下焦,从身劳汗出,衣里冷湿,故久久得之。

卷二

肾着之为病,从腰以下冷,腰重如带五千钱。

媾精受妊篇

诊得肾积,脉沉而急,苦脊与腰相引痛,饥则见,饱则减。少腹里急,口干咽肿伤烂,目KT
KT ,骨中寒,主髓厥善忘,色黑也。

社生篇

肾之积名曰奔豚,发于少腹上至心下,如豚奔走之状,上下无时,久久不愈,病喘逆骨痿少气。以夏丙丁日得之,何也?脾病传肾,肾当传心,心适以夏旺。旺者不受邪,肾复欲还脾,脾不肯受,因留结为积,故知奔豚以夏得之。肾病,手足逆冷,面赤目黄,小便不禁,骨节烦疼,少腹结痛,气冲于心,其脉当沉细而滑,今反浮大,其色当黑而反黄,此是土之克水,为大逆,十死不治。

天厌火衰篇

羽音人者,主肾声也。肾声呻,其音瑟,其志恐,其经足少阴,厥逆太阳则营卫不通。

经脉相行篇

阴阳翻祚,阳气内伏,阴气外升,升则寒,寒则虚,虚则厉风所伤,语音謇吃,不转偏枯,脚偏跛蹇。若在左则左肾伤,右则右肾伤,其偏枯风体从鼻而分半边至脚。缓弱不遂,口亦欹,语声混浊,便利仰人,耳偏聋塞,腰背相引,甚则不可治,肾沥汤主之。方在第八卷中。

经脉终始篇

又呻而好恚,恚而善忘,恍惚有所思,此为土克水,阳击阴,阴气伏而阳气起。起则热,热则实,实则怒,怒则忘,耳听无闻,四肢满急,小便赤黄,言音口动而不出,笑而看人。此为邪热伤肾,甚则不可治。若面黑黄耳不应,亦可治。

经气本标篇

肾病为疟者,令人凄凄然腰脊痛宛转,大便难。目
然身掉不定,手足寒,恒山汤主之,。若其人本来不吃,忽然謇吃而好嗔恚,反于常性,此肾已伤,虽未发觉已是其候见。人未言而前开口笑,还闭口不声,举手闸极腹,此肾病声之候也。

藏腑阐微篇

虚实表里,浮沉清浊,宜以察之,逐以治之。

卷三

黑为肾,肾合骨黑如乌羽者吉。肾主耳,耳是肾之余。其人水形相比于上羽黑色,大头曲面,广颐小肩,大腹小手,足发行,摇身下,尻长背延延也。不敬畏,善欺殆,人戮死,耐秋冬,不耐春夏,春夏感而生病,主足少阴。污污然耳大小高下浓薄偏圆,则肾应之。正黑色小理者,则肾小,小即安难伤。粗理者,则肾大,大则虚,虚则肾寒,耳聋或鸣,汗出,腰痛不得俯仰,易伤以邪。耳高者则肾高,高则实,实则肾热,背急缀痛,耳脓血出。或生肉塞耳,耳后陷者则肾下。下则腰尻痛不可以俯仰,为狐疝。耳坚者则肾坚,坚则肾不受病,不病腰痛。耳薄者则肾脆,脆则伤热,热则耳吼闹,善病消瘅。耳好前居牙车者则肾端正。

胆腑命名篇

端正则和利难伤,耳偏高者则肾偏欹。偏欹则善腰尻偏痛。凡人分部骨陷者,必死不免。挟膀胱并太阳为肾之部,骨当其处陷也,而脏气通于内外,部亦随而应之。沉浊为内,浮清为外。若色从外走内者,病从外生部处起。若色从内出外者,病从内生部处陷。内病前治阴后治阳,外病前治阳后治阴。阳主外阴主内,凡人生死休否,则藏神前变形于外。人肾前病,耳则为之焦枯。若肾前死,耳则为之KT
黑焦癖。若天中等分暮色应之,必死不治。看应增损斟酌赊促,赊不出四百日内,促则旬日之间。肾病少愈而卒死,何以知之?曰∶黄黑色点如拇指应耳,此必卒死。肾绝四日死,何以知之?齿为暴黑,面为正黑,目中黄,腰中欲折,白汗出如流,面黑目青,肾气内伤,病因留积,八日当亡,是死变也。面黄目黑不死,黑如
死。吉凶之色,天中等分左右发色不正,此是阴阳官位,相法若不遭官事而应死也。其人面目带黄黑连耳左右,年四十以上百日死。若偏在一边,最凶必死。两边有,年上无,三年之内祸必至矣。

任督死生篇

冬水肾脉色黑,主足少阴脉也。少阴何以主肾?曰∶肾者主阴,阴水也,皆生于肾,此脉名曰太冲。凡五十七穴,冬取其井荥。冬者水始治,肾方闭,阳气衰少,阴气坚盛,太阳气伏沉,阳脉乃法,故取井以下阴气逆取荥以通阳气。其脉本在内踝下二寸,应其筋起于小趾之下,入足心,并太阴之筋而斜走内踝之下,结于踵,与太阳之筋合而上结于内辅下,并太阴之筋而上循阴股,结于阴器,循脊内挟膂,上至项,结于枕骨,与太阳之筋合。

阴阳二跷篇

其脉起于小趾之下,斜趋足心,出然骨之下,循内踝之后,别入跟中以上 内,出
中内廉,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络膀胱。其直者,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循喉咙挟舌本。其支者,从肺出络心注胸中,合足太阳为表里,太阳本在跟以上五寸中,同会于手太阴。

奇恒篇

其足少阴之别名曰大钟,当踝后绕跟别走太阳。其别者并经上走于心包,下贯腰脊,主肾生病。病实则膀胱热,热则闭癃,癃则阳病,阳脉反逆大于寸口再倍。其病则口热舌干,咽肿上气,咽干及痛烦心,心痛黄瘅,肠
,脊骨内后廉痛。痿厥嗜卧,足下热而痛,灸则强食而生灾,缓带被发,大杖重履而步。虚则膀胱寒,寒则腰痛,痛则阴脉反小于寸口,其病则饥而不欲食,面黑如炭色,咳唾则有血,喉鸣而喘,坐而欲起,目KT
KT
无所见,心悬若冬三月者,主肾膀胱黑骨温病也。其源从太阳少阴相搏,蕴积三焦,上下壅塞,阴毒内行,脏腑受客邪之气,则病生矣,其病相反。若腑虚则为阴毒所伤,里热外寒,意欲守火而引饮,或腰中痛欲折。若脏实则阳温所损,胸胁切痛,类如刀刺,不得动转,热彭彭。若服冷药过瘥而便洞泻,故曰黑骨温病也。扁鹊曰∶灸脾肝肾三俞,主治丹金毒黑温之病,当根据源为理,调脏理腑,清浊之病不生矣。

小络篇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肺金篇

肝木篇

肾水篇

心火篇

卷四

脾土篇

胃土篇

包络火篇

三焦火篇

胆木篇

膀胱水篇

大肠金篇

小肠火篇

命门真火篇

卷五

命门经主篇

五行生克篇

小心真主篇

水不克火篇

三关升降篇

表微篇

呼吸篇

脉动篇

瞳子散大篇

卷六

诊原篇

精气引血篇

天人一气篇

地气合人篇

三才并论篇

五运六气离合篇

六气分门篇

六气独胜篇

三合篇

卷七

四时六气异同篇

司天在泉分合篇

从化篇

冬夏火热篇

暑火二气篇

阴阳上下篇

营卫交重篇

五藏互根篇

八风固本篇

卷八

八风命名篇

太乙篇

亲阳亲阴篇

异传篇

伤寒知变篇

伤寒异同篇

风寒殊异篇

阴寒格阳篇

春温似疫篇

卷九

补泻阴阳篇

善养篇

亡阴亡阳篇

昼夜轻重篇

解阳解阴篇

真假疑似篇

从逆窥源篇

移寒篇

寒热舒肝篇

卷一

阴阳颠倒篇

黄帝闻广成子窈窈冥冥之旨,叹广成子之谓天矣!退而夜思,尚有未获。遣鬼臾区问于岐伯天师曰:帝问至道于广成子,广成子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
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无虑营营,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汝形,形乃
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汝入于窈冥之门矣。至彼至阴之原也。天地有官,阴阳有藏。慎守汝身,物将自
壮。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故身可以不老也。”天师必知厥义,幸明晰之。

岐伯稽首奏曰:”大哉言乎,非吾圣帝,安克闻至道哉!帝明知故问,岂欲传旨于祀乎!何心之仁也?!臣愚,何足知之。然仁圣明问,敢备述以闻。窈冥者,阴阳
之谓也。昏默者,内外之词也。视听者,耳目之语也。至道无形而有形,有形而实无形。无形藏于有形之中,有形化于无形之内,始能形与神全,精与神合乎。”

鬼臾区曰:诺,虽师言微,实及其妙也。

岐伯曰:乾坤之道,不外男女。男女之道,不外阴阳。阴阳之道,不外顺逆。顺则生,逆则死也。阴阳之原,即颠倒之术也。世人皆顺生,不知顺之有死;皆谓逆死,不知逆之有生,故未老先衰矣!广成子之教,示帝行颠倒之术也。

鬼臾区赞曰:何言之神乎?然,请示其原矣。

岐伯曰:颠倒之术,即探阴阳之原乎!窈冥之中有神也,昏默之中有神也,视听之中有神也。探其原而守神,精不摇矣。探其原而保精,神不驰矣。精固神全,形安能敝乎。

鬼臾区覆奏帝前,帝曰:妙哉,载之《外经》,传示臣工,使共闻至道,同游于无极之野也。

陈士铎曰:此篇帝问,而天师答之。乃首篇之论也。问不止黄帝,而答止天师者,帝引天师之论也,帝非不知阴阳颠倒之术,明知故问,亦欲尽人皆知,广成子之教也。

顺逆探原篇

伯高太师问于岐伯曰:天师言颠倒之术,即探阴阳之原也,其旨奈何?

岐伯不答。再问曰,唯唯三问。岐伯叹曰:吾不敢隐矣。夫阴阳之原者,即生克之道也。颠倒之术者,即顺逆之理也。知颠倒之术,即可知阴阳之原矣。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