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图片 1

老林来到床边,果然看到亮哥的手指头在微微的颤动。看到这个情况,老林也非常的兴奋,赶紧把医生叫过来。

在S海市的F1赛车场上,只见一辆摩托高速地奔驰者。那车上骑手还不时做一些惊险的特技动作。整个车场空空如野,只有两个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当那车手放缓减速时,两人不顾幸命地冲了上去,紧紧抱着骑手喊着“智勇,不能再开了,今天就到这了。”那叫智勇的不屑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懂个屁。我花了2万美金才包了1小时,这才开了半小时,不开了你们给我退钱啊?”这两个人正是那林智勇的保彪,
年老的叫谢天,年轻的叫张亮.
虽然老谢和小张已在公司做过多年,但今天是他两第一天为保护智勇上班。只听谢天说:“我们的工资不用给了,但性命要紧,你今天就算给我们炒了,我们也绝不能让你再开,你这是玩命啊。”那林智勇本也有1米85,健壮的胸肌,方面大耳,一看就是运功好手,但现在被两个武功高手架着,竟动弹不得,两眼转转说:”谢叔叔,你怎么就不信我的技术呢?这哪有危险,我还没露我的绝技呢?”谢天急忙说:“我信,我知道你的技术高超,但今天绝不能再开了,我们的心脏快被吓得吐出来了。”那智勇正想大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智勇看了一眼手机号,揾怒地说:“一定是你们给我爸打电话了,呆会再跟你们算账。”说完,拿起手机必恭必敬地说:“爸,您找我什么事?”那边的爸爸似乎很是生气,口气很是生硬地问:”你现在在哪?在做什么?“那智勇似乎有点害怕,嘿嘿地说:”F1赛车场,随便练练,还能做什么啊?“”又去开摩托了吧?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准你开摩托了,你拿我的话就当放屁。你眼里哪有这个老爸?“”爸,我都这么大了,您怎么还这么不放心呢?”“你这混蛋孩子,我供你穿的,供你吃的,供你钱花,
你就这样顶撞我?我告诉你,你三十分钟内必须到我的办公室来。”“爸,我一定到”掛完电话,就怒火中烧地对老谢说:“去我爸办公室。你们哪是来保护我的呀,分明是来陷害我的。“”我说少爷,我们这测速器刚才都测到你开到公里220公里/小时,你那是在玩命啊!“”就那点速度算个屁呀!我十二岁就开始练车,好了,先不说那,等见完我爸再跟你们算账“说完,跳上自己的敞篷兰搏基尼,说:”快上车,我们去我爸办公室。”

文/老晨
温泉在云端目录

医生过来看了以后说,手指头开始能颤动,说明病人对外界的刺激有了反应,是好现象。以后要多帮助病人活动身体,常翻身,多和病人聊天。如果情况好的话,也许病人很快就能醒来的。

第二章

上一章

听了医生的话,于红的心情有了一些好转,脸上也有了笑容。她对老林说,自己暂时不回去了,就在这儿照顾亮哥。于红还对小杭说,这边暂时也没有什么事,让小杭先回去工作。

再说林智勇的老爸老林,不是别人,正是中国最大的地产商林腾飞[WU1]。林智勇是他的独生儿子。老林一心希望有朝一日智勇能接他的班,所以对智勇的安全看的挌外重要,这也是给智勇安排两个保镖的原因。今天老谢打电话告诉他智勇开到220公里/小时时,老林真是被吓得心脏病都快犯了。这孩子都已是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管不住自己。老林赶快叫老婆来到办公室商量起来。林太说:“智勇也已三十的人了。从浙大研究生毕业都五年了。整天无所事事,迟早要出事。我们要帮他找个妻子。”“是啊,智勇要是有个家,心就定了”

第四十一章

老林看于红的心情好起来,自己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又听于红说要留下来照顾亮哥,心里面更高兴了。他想,在于红的静心照料下,亮哥一定会很快醒过来的。

不到半小时,
智勇就开车到了就开进了林家的豪华办公楼的地下室,智勇回头对老谢说:“你们把车停一下,在这等我。”。那看车库的都认识智勇和他的车,自然对智勇很是客气。智勇对这里也很熟,直接摁顶楼,不一会就到了父亲的办公室。门口的女秘书见是智勇,打招呼说:“智勇你好”智勇也没搭理她,急步走进老爸的办公室喊道“爸,什么事,这么急死火了的?”林太看着儿子,充满爱怜地说“儿子,你看你把妈爸吓的。”智勇看见妈也在,稍有些奇怪,说”妈[WU2],您也在啊?有什么重要事呀?您们说吧。“”儿子,你看你也不小了,妈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不是我说您,我都让不您给我买衣服,您还想包办婚姻?“”你这孩子,妈到是一直给你自由,但你看看你现在,妈,有抱孙子的希望吗?“老林在一旁也生气的说:”你怎么这么说你妈,你妈还能不给你找个出类拔萃的?“”爸,我知道您两着急,但咱两代的审美观也不相同啊?“”是啊,外表当然重要,但爸妈看重的更是内心.”林妈说,”现在貌美如花,心毒似箭或者头脑愚钝的也有的是““智勇,我也老了,心脏也不好,就等你接班了。对我们来说你未来老婆内在美是最重要的。”“知道了,您们要是非要给我介绍也可以,但决定权在我。”“好了,你现在还有权力这样说,爸妈再给你年一时间,一年之后,你要是还没女朋友,你就别怪你爸剥夺你这个权力了。“”行,爸妈,我在外面累,见到您们更累,我该歇歇了。““好,赶快吃点饭,吃完饭爱干啥就干啥。“林妈急着说:”老林,你看他三十都过了,还像孩子似的。“”妈,我会吃饭的,我都这么大了,兜里又有钱,还能被饿着?“说完,智勇走出老林的办公室,带着老谢和小张坐上自己的豪车向家开去。

“你们……你们……”林可怡迅速思考Jason和杨宪两个人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家的原因,她看见杨宪看自己的眼神非比寻常,有着和上次画展看她时相似的眼神,却又更加复杂,似乎掺杂着很多特殊的情感。Jason好久没有和自己联系,上次看到他还是在自己家门口,她有些赌气不想和Jason联络,但是他也没有找自己,看到他林可怡是开心的,但是这样的开心中总是伴随着会转瞬即逝的感觉,匆匆一遇又匆匆一别。

老林开车把小杭送到车站,给于红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吃的喝的,又给于红留下一些钱。对于红说:

第三章

“林林回来啦!”林妈见林可怡回来突然站起来脸上略带尴尬。林可怡见此情形赶紧问好:“杨宪女士你好。”杨宪缓缓起身慢慢说了一句:“你好,林林。”

“大妹子,辛苦你在这里照顾亮子。我回去处理下公司的事,明天再来看亮子。”

智勇家在S海市大富豪区一座洋楼,周围自然也有很多富豪餐馆。智勇感觉有点饿,就说”咱们今天在外面吃了。你们想吃点什么?”
老谢小张赶紧说:”您决定吧,我们吃什么都香。“智勇说:“那咱们就吃牛排吧?这块有个美式牛排店很不错。”老谢和小张赶紧说“好啊,好啊“。智勇把车开到牛肉店,把钥匙交给伺应生,迈着健步向着饭馆走去。老谢小李在后紧紧地跟着。智勇对这个餐馆还算熟,智勇很喜欢这里5分熟的8OZ的里肌小牛排。这里的服务员虽然对智勇不是很熟,但都知道智勇是开豪车,小费一向留的很好,对智勇一向很友善。就问智勇要不要去贵宾室。智勇也不希望别人打搅,就说好。服务员带智勇三人来到贵宾室,那贵宾室果然豪华,诺大的房间只有4张桌子,墙上都装上电视,放映着高尔夫,美国NBA和欧州足球。屋里已有两桌客人,一桌坐着一对年轻男女。那男孩生得浓眉大眼,身材瘦高,叫人越看越喜欢,真有潘安在世的感觉。那女孩生得高挑身材,粉面红唇,说有沉鱼落雁之美也毫不夸张。另外一桌坐着三个人,像是商人,自顾自地谈着生意,对周围毫不关心。智勇三人坐在俩个年轻人旁边那桌,智勇开车,就没有点酒,给三人要了龙井热茶。老谢和小张都是弟一次吃西餐,都希望智勇帮他们点一个菜。智勇就点了三个8OZ的牛排,又叫了两个头台。不一会服务员就把热茶端了上来。三人喝了口热茶,觉得味道很好,不觉得话就开始多了起来。老谢问“在贵宾室吃饭一定很贵吧?”智勇说“还可以,在你的平时价码上再加50%,其实算是公道,这里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坐进来的。“智勇说着又情不自禁向那年轻人一桌望去。那男孩似乎很有酒兴,桌上的摆着一瓶茅台和一瓶红酒,就见那男孩一佯头就一杯,然后又自己给自己斟满。那女孩慢慢地品着自己的红酒,看那男孩喝的那样快,就有些生气的说:”你能不能少喝点,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那男孩喝的已是半醉,行为也有些轻浮起来。就冲女孩嚷道:”我又不开车,和你在一起还不能痛快一点吗?”说完竟从自己的椅子站起来,走到女孩的位子上,抱起女孩想亲吻。那女孩装得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但又半推半就地,两人热吻起来。那智勇看在眼里,不觉有股酸劲,就把服务员叫过来埋怨道:“这也太不雅观了吧,这屋里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服务员好像很害怕似的,说:“先生,你还是把你自己的事管好了吧。您看那桌就没事。“智勇看那三个商人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智勇就有些生气地说:”他们不算人.”那男孩真是有些醉了,竟开始对女孩上下其手,那女孩似乎受了很大委屈,哭泣着拼命抵抗着。智勇看得不耐烦了,走过去,揪起那男孩的后脖领就是一个大嘴吧。那男孩似乎从酒醉中被打醒了,大哭着喊“你凭什么打我?叫你们老板来”那女孩也冲着智勇喊“我们的事不用你管,你凭什么打人?”老谢看到这场景,赶快拉着智勇往外走。那三个商人般的顾客好像也突然有了是非感,对着智勇凶恶地喊:”不能让他跑了,这还得了吗?“这时老板带着好多人跑了过来,对着男孩点头哈腰地说:”警察一会就到。“然后指着智勇说,“把他抓起来!”那一帮酒店的保安一涌而上,想抓住智勇。就看老谢和小张的功夫也真是了得,不一会,就把这帮保安全都打到在地。那男孩抄起茅台酒瓶子就向智勇扔来,小张手急眼快,一拳将酒瓶打开,老谢一个健步挡在智勇身前。小张也是一个飞步奔到男孩前面,举拳就要打。那老板连忙大喊“那是朱市长的儿子,你也敢打?”
那女孩也跑到男孩前面,保护着说:“你们要干什么?”那小张听到是市长的儿子,也不知所措起来,回头望着智勇。智勇听到是朱市长的儿子,知道自己惹了大祸,就说“真不知道是市长的儿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今天餐馆的损失全记在我名下,我赔。”其中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说:“兄弟说话这么痛快,两位武功这么好的[WU3]兄弟又如此拼命保护你,你也一定不是凡人,今天就露露底吧。”智勇知道再隐瞒下去对谁都不好,就说“在下林智勇,我爸你们可能听说过,叫林腾远.”大家听到林腾远这个名子都肃静了好一会,还是牛排店的老板先说到:“我说你不是凡人,果然是林大老板的公子,你能光顾小店,小店真是有篷壁生辉的感觉呀。”这时警察到了。警察看到地上碎的酒瓶子就问:“看来刚才打的很精彩吗?都谁是肇事者啊?”牛排店老板赶快接过话来说:“刚才是我打电话给你们的,我不了解情况。这位是朱市长的儿子,这位是林腾远大老板的公子,他们本是兄弟,刚才有点小误会,现在又好的像兄弟似的了.
没事没事,刚才我错怪他们了。”那警察一听有市长的儿子,自然有所顾忌,就把市长的儿子叫到一旁,问他有事没有。那市长的儿子自然也不愿有事,就大声道:“我朱光明和林智勇是兄弟,刚才喝多了一点,有点小误会,现在没事了。是吧智勇哥?“智勇多聪明,赶快接话说:”光明永远是我的好兄弟,刚才是我不好。摔坏的东西由我赔,今天来的人都是我的客人,账单都由我付。“朱光明趁机接话说:”听见了吗,今天我哥请客,警察同志也点点东西吧。“那警察早已骚红了脸,赶紧摇头说:”我们还有公务,既然这里没事,我们就先走了.”说完警察们就都走了。

说罢回头和林妈说:“我们也该回去了,咱们改日再约好吗?”“好的,放心吧。”

于红说:

第四章

“这就要回去了?”林可怡说。

“大哥,你去忙吧,有事我给你打电话,你不用天天往这跑。”

那牛排店老板看着警察走后就说:“真是英雄识英雄,你们这两位公子都是英俊后生,将来必是非常了得的人物。既然已认了兄弟,不如就在小店拜个把子,我们给你们做个证人。”那智勇听了很是高兴,说:“好,我当然愿意有这样的兄弟。“朱光明听了也很是激动,但还是望着那美丽的女孩,要征得她的同意。女孩被他看得羞红了脸说:”我还管得了你,你就跟你的心走就行了。我信任你。”朱光明听后,就和智勇做了个简单的仪式,彼此又指着天说了一些“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之类的狠话,然后就狠狠地拥抱在一起。两人熊抱完后,又交换了手机号码和住家地址,大家都知道,一对把兄弟诞生了。这时那三个商人走过来,分别向两人作了个抑说“我们还得回公司干活,得先走了,这是我们的名片,希望以后能多联系。”智勇拿着名片一看,一个是婚庆介绍所的老板,一个是婚庆策划,最后一个是婚姻法律师,智勇就说:“今天这客我一定请了。以后我结婚也一定请你们帮忙。”
那婚庆公司老板就说:”那请给我们留个电话,以后我看到这个电话,手里就算有再多的活,也要推掉,一定把你的婚庆办成最好的。“智勇把电话写给他,三人非常高兴地和大家告别了。智勇见光明兴致很高,就对牛排店老板说:“再拿瓶茅台来,我们要一醉方休。”牛排店老板听了也兴致高起来,说:“一定要庆祝一下。”说完就准备去酒巴拿酒去了。突然那个女孩很坚定地说:“大哥,他已经喝醉了,我明天要上班,我得送他回家。”朱光明赶紧说:“老婆,你别扫大哥性啊,咱再呆一小时再走,行吗?”“你就是这么没出息,你愿意呆就呆,我得走。”朱光明一看女孩生气,赶紧赔理说:“我走我走,老婆,我错了。“然后又转过身来对智勇说:”大哥,我们得走了,明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要早点休息。大哥,方便的话,我明天会去你家拜访你。”智勇赶忙回答:“你来什么时候都方便,明天给我打个电话,我等你。“朱光明说:“一定,大哥,那我们就说定了,我两点到你家。”智勇也说,“不早了,咱们一块走吧。”说完就用卡给牛排店打了一万块钱,还问老板钱够不够。那牛排店的老板本已就千恩万谢了,现在见又打进这么多钱,赶紧说:“你们两位小英雄来我这吃饭,我们就已有篷壁生辉的感觉了。现在又给钱,我真是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你是我们结拜的证人,我们对你都心存感激。以后我的婚事也一定在你的店里举行。”光明听了也应和说:“一定的,我的婚事的仪式也一定在你这举行。”牛排店老板听了更是乐得前扬后和。智勇,朱光明,女孩,老谢和小张一起向门口走去。朱光明问智勇“这两位功夫如此了得,不知和大哥什么关系啊?”智勇哈哈一笑说:“说是我爸雇来保护我,其实是我爸派来监视我的.”老谢和小张听了都尴尬的一笑。智勇接着说:”你都对这位小姐叫老婆了,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那?“那女孩赶紧接过话说:”我的身事还真有点小秘密,大哥,不是不信任您,现在还不是告诉您的时候。“智勇听了也就不好再追问了。朱光明听了赶紧打岔说:“哥,现在我最大的追求就是将她娶到手,若娶不到她,我真不知道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那女孩撒娇似的,狠很掐了一下光明的胳膊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朱光明又赶紧搂着女孩切切私语。不觉中走到了店门口,两辆豪车已在门口等待了。后面那辆是智勇的兰博基尼,前面一辆是宾力雅致。朱光明看到车后,赶快把驾驶员的门拉开,让那女孩坐进去。然后回到乘客边拉门坐下。边拉门边对智勇说:“哥,我们先走了,明天再去拜访你。”那女孩也向智勇摆摆手,开着车走了。智勇望着车离去的影子,老谢说:“你这车有500万,但人家那辆车是千万起价啊?”智勇说:“是啊,这女孩水很深啊。“智勇看看手表说:”都3点多了,你们还饿不饿呀?“小张说:“说实话嘛?”“当然”“今天一早就陪你练车,到现在还没正经吃东西,肯定饿呀。”“那早说啊。有钱还能被饿死?咱们回去再吃一顿.”
说完就过去告诉餐馆的停车人,把车再停一下,三个人这回没有去贵宾室,随便找了个地坐下。智勇给每个人点了个牛排和萨拉还有烤土豆,不一会服务员把萨拉端了上来,三个人就不再说话,大口吃了起来。

林可怡一脸疑问看着Jason,Jason一直看着她,从她和张声扬一起进房间开始,他有很不好的预感,不仅是她和杨宪,还有她和自己的关系,仿佛都在这段时间发生变化,看她脸上的表情,脸上充满着疑惑,对于这些,他很想赶快告诉她,但是自己又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那可不行,我再忙也会天天过来看一下亮子的。”老林说。

第五章

“嗯,有些晚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休息。”杨宪微笑着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林可怡。

老林向于红告辞以后,开车直接去了自己的公司。

再说老林和智勇妈一直谈着如和帮智勇找个女朋友。老林说:“我整天都在忙生意,公司里也有漂亮单身女孩,可那些女孩尽是见钱眼开的,她们的目地都很强。所以我不同意找她们。””老林,其实我早就注意这事了,我现在有一个很好的人选。“”好啊,说说看“”你知道郑欢吧?“”那个老吝啬鬼,家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嗨,人无完人嘛。那郑欢有一个女儿,刚从复旦研究生毕业,这几天就要去老郑那上班。年龄大概25岁,和智勇真是合适.””你怎么认识郑欢的女儿的呢?“两星期前,我碰到了郑欢的老婆,我们坐下喝了杯茶,女人嘛,不自觉就会谈起儿女的心烦事。我把智勇的相片给了她,她很是喜欢。”“智勇是把咱两人的优点都集中起来的人,她家自然会是喜欢。但她的女儿长得怎么样呢?”“她这女儿确实有出水芙蓉,闭月羞花之美。你知道郑欢的老婆年轻时是文工团的大美人,但这个女儿有更上一层楼的感觉。看,这是郑欢老婆给我手机寄来的像片。“老林接过手机,看那女孩确实貌似桃花,清纯可爱,就说:”你见过她本人吗?“”郑欢老婆安排见过一次,确实漂亮。“”但郑欢这个老倔头子和我不是很对付呀。“”是,咱家现在管银行借了很多钱,步子迈的很大。郑欢做生意不喜欢借贷,自然他们阔张的速度就会慢很多,但是他们有很多现金,他们把风险总是压到最小。要是咱们两家合作起来,取长补短,哈哈,那时我看没有谁再敢小瞧林氏地产了。“老林被老婆说得兴致也高涨起来,说:”不管怎么说,我看郑家这个女儿不错,咱们回家找智勇谈谈,趁热打铁,把这个事给办了。“老林看看手表说:”快下班了,我和秘书交代一下,咱两就回家吧。“刚说完,就看秘书急急火燎似的跑进来说:“老板,有电话”。老林最讨厌快下班的电话,就不耐烦地说,“告诉他,我在开会,要是急事明天会给他打回去的。”秘书有点为难地看着老林说“是朱市长。”老林一听像是吓了一跳,赶忙说:“朱市长?快把电话给我。”接到电话赶紧说:“是朱市长吗?好久没听到您的指示了.”就听那边朱市长说:”诶,什么话?你现在是咱们市的首富,市里很多事要靠你,哪还敢有什么指示啊?好,不说客气话了,你现在说话方便吗?“老林听了也很是害怕,左右看了看,说:“市长,这里除了我老婆,没别人.””老林啊,我儿子刚才回来跟我说:‘他今天和你家儿子智勇拜了个把兄弟’这事你知道吗?”“这。。。我还没听说””你怎么看这事的?”“他们年轻人拜兄弟,一定是特别情投意合,英雄重雄。”“嗨,话随这么说,但你知道我儿子和你儿子很容易被别人说成是金钱与权力的结合,到时再被一些不良媒体渲染一下,咱俩是跳尽黄河也洗不清啊….你知道我现在虽是市长,但中央看的很紧,纪委对我们压力很大呀。”老林一听也有些慌神,赶紧说:“市长,您说的我们都没想到,您说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补救呢?“”老林,我儿子前一段跟我说交了一个富二代女朋友,我就坚决反对。你知道我们这代人还是有些理想的。我听我儿子介绍了一下你家智勇,我知道你家智勇也是英俊聪明的孩子,但做事好像还不很成熟。智勇是哥哥,做事一定要小心低调一点。高处不胜寒哪!“老林听了更加紧张起来说:”我老两口就智勇这么一个儿子,打小就有些惯着,做事有时我们的话他听不进去啊。“”这事也难怪他,现在世界变化太快了,所以我叫我家朱光明去美国学习两年,读个学位。别在国内拿我的名头狐假虎威,迟早得出事。但愿这两年洋插队能让他早点成熟。“”市长,我也在美国上过两年学,如果光明有问题,我可以帮他。“”其实我也正想问你,我还不太清楚智勇的背景,可你在哈佛拿过学位啊,为什么不让智勇也去锻练锻练呢?“”朱市长,这事我还没太考虑过。“”我觉得你应该考虑考虑,光明肯定是要去的。智勇要去,两人可以做做伴,但智勇要是不去,也一定有你们的道理。好了,我还有事,今天就谈这么多了,以后会常联系。””市长,谢谢您打电话来,您说的我们会好好考虑的。“”好了,这是我的手机号,不要告诉别人,但你们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直接找我。“”朱市长晚安。“老林和市长打完电话后,握着电话呆呆地向前看着,好像满腹心事。林太望着老林说,”市长都说什么了?”“你相信吗?市长的儿子朱光明和咱们的智勇拜了把兄弟。”“真的?那不是好事吗?。。。我听说这朱市长还是蛮清廉的。“”嗨,这搞政治的都很小心的。他怕被人传成权力与金钱的结合。“”诶哟,那。。那可怎么好啊?“”现在官场上,上去就是众星捧月,下去就是墙倒众人推。水深的很。““咱家的智勇一点不成熟,到官场上,怎么能是那些人的对手呢?”“还官场呢?只要不出事就行了。其实市长的意见倒是挺好的,把智勇送到国外,读个学位,受点苦,早点成熟起来。”“去哪个学校呢?““当然是哈佛.”
“智勇虽然在浙大学得不错,英语也很好,但去哈佛可能还不够好啊.”
“这些名校都是有钱能使鬼推的地方。只要你肯出钱,他们都会帮你的。我想下明天就给哈佛打个电话,捐一千万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在MBA学院给我立个碑,同时也问问智勇能不能读个MBA。“”一千万,多了一点吧?“”嗨,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咱们还不是最希望智勇能接管咱们的生意,如果智勇能拿到哈佛的MBA,以后让他接班也顺理成章。“”但刚才咱们不还在想给智勇找个对像呢吗?“”但现在想想,智勇虽然30了,但还是太不成熟,心也很不定,要是弄得结婚再离婚不但弄得名生不好,经济损失也承受不了。我看还是让他读个学位,先成熟起来的好.”
“智勇这孩子从来没有单独出个那么的远门?学习压力也会很大,怕他心里承受不了啊?“”他有朱光明嘛,再说我们还会让小张或老李去陪他,他的安全也是第一位的。“”那你说给他多少钱。“”我说给他50万美金,他只在美国呆两年,应该稳够的。“”不,再加50万,不能亏了孩子。“”那波士顿也有花红柳绿的地方。你不怕他学坏?“”就叫老谢陪他,老谢的人品还是不错的,有老谢在,我能放心。“”到哈佛后,他会发现学习压力很大,他也不一定有精力搞坏事。“”那我怎么和老郑的老婆说呀?人家还等着回信呢。““我看郑家的女儿很好,跟他们实话实说嘛。就说智勇要去哈佛读个学位,他女儿才25,等两年也没啥。”“好吧,我就实话实说,人家要不愿等我也没办法。””那当然,现在得回家和智勇商量商量,现在他的意见最重要。“老林看看表,已过了下班的时间,就叫司机把车准备好,带着林妈坐上车,向家开去。

众人送走杨宪和Jason后张声扬也走了,林可怡看着自己爸妈心里有好多疑问,但是感觉爸妈好像又不想说太多,最后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世界著名画家怎么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说是公司,其实就是一个洗煤厂。老林从国有大矿买原煤过来,在洗煤厂里先进行筛分分级,把粉煤晒出来卖给冶炼厂或者电厂。将晒出来的块煤再进行水洗,经过筛分和水洗的块煤,大小均一,乌黑发亮,是化肥厂陶瓷厂使用的原料。

第六章

“你们认识杨宪?”林可怡终于开口。

老林这些天不在的时候,生意由手下一帮伙计照应着,也没有耽误什么事。今天老林一定要到公司来的原因是老林的儿子在公司等他。

再说林智勇三人,在牛排店大口吃着牛排。老谢说:“以前还真没吃过,这牛排还真是好吃。“智勇说:”这店我来过几次,牛排烤得就是好.”小张说:“今天智勇和市长的儿子拜了把兄弟,以后智勇在S海市谁还敢惹?”“是啊,真是英雄配英雄。两人以后都是干大事的人“老谢接着说。智勇听了,很是高兴说:”你们说的对呀,回去告诉老头,他不定多高兴呢。老说我什么也干不了,詪,今天干的这大事,还谁能干?“老谢赶紧接着说:”老板嘴上那么说,内心肯定重视智勇,要不怎么派我们两人保护你呢?“智勇听了,嘴角得意地往上一挑,笑了起来。老谢想转个话题,就说:”你说光明长得英俊高挑的,怎么就那么怕他女朋友啊?“小张说:”是啊,朱光明看着还挺有啤气的。“智勇笑笑说:”有时这就叫一物降一物。你们看到那女孩开的车没有,不是凡人家的孩子。“小张好像有所悟地说:”不会是北京哪领导人的孩子吧?“老谢听见小张说起北京领导人,很紧张地前后左右看了一遍,见也没人很注意他们,把食指放在嘴前,很嘘了一下小张说:”别瞎说,叫人听见。“又看了手表,见已快5:30了,想着自己还要陪老婆,就故作吃惊地说:”都这么晚了,咱们送智勇回家吧,咱们也该下班了。“智勇正在兴头上,就说:”别呀,今晚要趟几个吧,要玩就玩个痛快。“老谢老不情愿,但也不知道怎么阻拦。正在这时,智勇的手机响了,智勇一看时老爸的电话,就示意大家别出声,对老爸很客气地说:“爸,您找我有事啊?”“智勇你现在在哪呐?”“爸,我现在在咱家旁边的那家美式牛排店吃饭呐。”“老谢和小张呢?”“在这一块吃呢。”“那好,你让我和老谢说几句.”“好,。。。”智勇把手机递给了老谢.老谢接过手机赶紧说:“老板,您找我?”“你们快吃完了吗?”“已经吃完了.””那你赶快把智勇带回来。我和他妈找他有事。“”是,老板“。老谢又给智勇解释了一遍,智勇说:”今早已被老两口教训了一顿,今晚又要教育,我命
苦。。。。。。哇。。。。“智勇故意把苦哇拉了很长的音,显得很是滑稽。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智勇付了钱后,开着自己的兰巴吉妮,带着小张和老谢向自己家开去。老谢也是见过世面的,以前也给其他富人当过保镖,但当见到智勇家的房子还是吐了吐舌头,这富丽堂皇还是老谢震撼住了。智勇把车停好后,叫保安把老谢和小张送回家。自己赶快往家走去。

“对。”林妈搓了搓说看着林可怡说。

洗煤厂的一角有一排小平房,这排平房有十几个房间。有员工的宿舍,有工具房,有厨房,有厕所,也有老林的办公室。由于整天在煤灰的包围中,平房每间房子的墙上和玻璃上都落满了黑色的灰尘。远远的看上去和煤堆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第七章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老林办公室的门口此刻正停着一辆白色的悍马,棱角分明的外观,巨大的车轮,无处不透着一股威武霸气。可能是在这儿停的时间长了一些,白色的车身上落满了黑色的煤灰。

一见老林和林妈就说:“爸,您上班不是挺忙的吗?怎么老找我呢?“”我找你?我还真是忙,你要不是老出事,我能找你?“”爸,妈,我没出事啊?”“你好好想想,你今天有没有事你应该汇报的?”“事,还真有一件,是大事一件,但也是好事一件。””说说听听。“”今天我拜了个把兄弟,是朱市长的儿子,叫朱光明。我这个弟弟英俊潇洒,年轻有为,将来必成大器。””那你说说你两怎么认识的?“智勇就把他以为朱光明调戏女孩,自己打了朱光明的事大致讲了一下,最后得意洋洋地说“我本来就想打报不平,没承想交了个把兄弟。”“你连市长的儿子都敢打?你也太猖狂了?””爸,我是鲁莽了点,但吉人自有天相,哪次最后不是逢凶化吉.”
“你看看网上都说你和朱光明拜把子是权力和金钱的结合,我和你朱叔叔要是被纪委盯上,那。。。。”“爸,朱市长在S海市名声很好的….””这官场上水有多深,你知道?再清廉的官身上也有不干净的地方,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谁敢让纪委盯上?”智勇一听也害怕了,就说“爸,我鲁莽了,要不,我和光明登个启示,说不做兄弟了。“”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好像做贼心虚似的。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挺起胸膛实实在在的做人。“”爸,我现在五毒不占,还是挺老实的。“”老实?你整天无所事事,开一辆超豪华跑车,还说自己老实?“”爸,我不是早就说去您的公司上班,您不是不让我去吗?“”你去?你能干什么呀?“”爸,从基层做起呀?“”你看你那车,整天吊儿郎当,一副富二代的样子,谁敢管你?“”爸,那我可以去其他公司干吗?我也不愿意这么闲着呆着啊?“智勇妈看他们吵了半天了,觉得到自己说话的时候了,
就说:”爸妈觉得你还不太成熟,想叫你去美国读个学位,回来好接你爸的班。“”妈,我GRE都考了,我早就跟爸说出国,爸不是不支持吗?“”你去读个破学校有什么用?你去读哈佛我当然支持。“”爸,哈佛不是只靠成绩,爸,我成绩是够挌的,申请过两次,都被拒了.””如果你爸爸帮你录取到哈佛MBA,你能保证两年毕业吗?“”爸妈,我应该能。“”什么叫应该?干脆点,到底能不能?“”能,我能“”好,我明天帮你联系,我看好你,两年后回来准备接班,水到渠成。”林妈见三人都很是高兴:”智勇,不早了,早点休息吧,等明天爸爸的好消息。“林妈看着智勇离去的背影,对老林说:”这孩子的积极性是被调动起来了,你明天有把握吗?“”我觉得有,这事哈佛校长和我谈过好几次了,我一直犹豫。但转这么多钱最好还是和海市府商量一下。“”有这个必要吗?那是咱自己的钱啊!“”现在中美关系有点复杂,还是汇报一下好,得罪了这些搞政治的,到时叫你寸步难行。“”朱市长不是把手机号给你了吗?明天问问他呗?“”你说智勇还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没他还真得不到市长的手机号“林妈看到老林好像踌躇满志的样子,就说”如果智勇能成才,咱们林氏地产会是前途无量的。“此话正说到老林的心坎上,两人不自觉都哈哈大笑起来。

“以前我们不知道,最近才知道的。”林爸接过话来说。

这辆车本来是老林的座驾,前些年离婚的时候,过户给了老林的媳妇。又怕被债主抢去,老林不敢开了,就给了他的儿子开。

第八章

“以前不知道?最近才知道的?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呢?”

老林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老林的儿子正坐在老林的老板椅上,把两只脚翘到老林的办公桌上,玩着手机游戏。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