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员工外出旅游,和领导单独合影一张,被同事开玩笑说:您俩很有夫妻相啊!领导说:唉,这辈子做不成夫妻,还有下辈子嘛!我鬼迷心窍的回了一句:人哪里有下辈子啊!我发誓我当时根本就是脱口而出说了一个客观事实,根本没有暗示什么。结果领导看看我,半天没回话。然后我就和别的同事走开了。大家救救我!下次见领导该说什么啊!

    我爱你。下辈子见。

  “我看你到底能躲多久,不要脸的小骚货!”
  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气势汹汹在某局一个科室的门口不停地咒骂着。炎热的夏季,整个走廊每个科室的门都如临大敌地紧闭着,不时传来门里面的窃窃私语。
  过了大约十分钟,这个连爹、妈、奶奶和人体的某些器官都用上了的妇女终于骂累了,这时,从副局长室里走出一位年近五十的李副局长,等她骂够了,说累了就连说带劝地把已经骂得有些口干舌燥的女人让到自己的办公室,不一会儿就传出女子毫无顾虑的数落声和哭声……
  女人是另一个副局长夏局的老婆,她站的科室门口是局长办公室秘书小姚的办公室。女人三天两天来吵一架,今天是秘书小姚,明天是财会小吴,凡是机关女同事,只要她看着不顺眼就……整得局办公楼对此女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她来,全楼的女士都商量好了一样,全部消失。看在夏局长的面子上,谁也不想惹这麻烦。这个时候一定还会缺少一个人,那就是主角夏副局长。
  女人走了以后,各科的门都敞开了,没人议论此事,仿佛没发生一样。不一会儿,夏局长也神情落寞地走了出来……
  虽说现代人不愿意处理这样的桃色事件,可身为局级干部,夏局的处境还是很尴尬的,私下里正局长老田没少苦口婆心地数落他,他一心为自己辩解,田局长说,我知道你冤,可你连家里的事都处理不好,怎么能堪当大任?夏局长委屈地说,她现在是更年期,我也是毫无办法呀……
  与之相反的是李局长,李局长在局里和群众关系很好,和领导关系更好,他对群众的事情很热心,对领导的事情更热心,最为突出的就是他为人正派,局里有时参加一些“特殊活动”比如应酬的地点在繁华的夜总会,也不见他有任何的不轨行为,尤其是某些漂亮的年轻女性,有求于他的时候,他也尽量退避三舍,用极好的方式去处理。当副局长已经七年多了,从未出过什么花边新闻。局长马上到了离休年龄,本来工作能力极强的夏局长有望高升,可就是因为“生活问题”让老田极为头痛,而李局长的呼声却越来越高。
  谁知,好人命不长,这天李局长再去下属单位的路上,出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亡,过早地离开了喜爱他的同事们。局里沉浸在一片悲痛中,局领导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把李局长的丧事办得风风光光,悼念这个一心为公的公仆。
  办公室小姚负责承办此事,她先是通知李局长的家属,电话打不通,几人亲自去李局长家,门窗紧锁,左右邻居说他家好久没人在了……
  好不容易找到李局长岳母的家,可岳母的家人没一个好脸色,小姚也不敢多说,她想,这样的丧气事还是让李局长老婆自己说吧,可李局长的夫人没在娘家,原来是在医院,小姚他们也顾不得寻觅原因了,就直接来到指定的医院。
  李局长的老婆躺在病床上,好像病得不轻,身边护的是她的姐姐,姐姐一看来了这么多的人,气愤地请他们出去。
  小姚本来听李夫人病了,觉得话更不好开口,怕她承受不住,一看她姐姐的态度,就急忙要拉她出门说话,姐姐说,就在这里说吧,她什么也听不清。小姚问了问病情,姐姐不耐烦地打断她问到底有什么事,如果是来做说客的最好打住,她说妹妹清醒的时候只有一句话:打死也不离,谁来劝也没用!接着问了一句,到底是跟了秋菊还是春兰?家里的财产都被他转移了,连医药费到现在还没指望……小姚糊涂了,一向家庭美满幸福的李局长怎么……当姐姐听说李局长去世的消息,立刻大哭起来,她痛骂道,这个该天杀的,终于得到了报应,这是老天有眼呀,说完呼天抢地拍打着沉睡中的女人……
  姐姐大声地叫着妹妹的名字,不容分说地念叨起来,这下可好了,这下可好了,他死了,财产就是你自己的了,你和孩子有活路了,说完又哭泣起来……
  小姚先是稀里糊涂,接着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例行公事地说明了哪天开追悼会的事,然后就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喜悦的姐姐。
  追悼会如期召开,李局长的夫人竟然坐着轮椅来到了会场,田局长主持会议,他不仅高度评价了李局长的为人,还斩钉截铁地给李局长的死亡定了性,接着办公室主任致悼词说:“他的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他的离去,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局里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小区失去了好邻居,家庭更是失去了一位顶梁柱,孱弱多病的妻子再不能相敬如宾地安度幸福的家庭生活,弱小的孩子也失去了靠山……他为人忠厚老实,襟怀坦白:谦虚谨慎、平易近人;生活节俭艰苦朴素;家庭和睦、邻里团结。工作上更是兢兢业业、忘我投入、勇于奉献。作风正派、严于律己……
  还没等夸奖完,就听到一个巨大的哭声,只见轮椅上的女人发出无比悲哀的声音,很多人都愣了,谁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出意外,只见女人颤巍巍地要站起来,身边人立刻抱住了她,她忽然发出巨大的声音说:你们说的是谁?这个人是不是下辈子的老李?如果老李下辈子真是这样的人,我愿意下辈子还嫁给他……这时候有个晚进追悼会的局里同事,正好听到了下辈子还嫁给老李的话,感动地流下了热泪……
  

静:

   
 我中午梦到了我的初中同学,跟你同名。梦里她的相貌已经看不清了,都是你的脸。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