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再有不到两个月小布什就要下野了,此时此刻,他感到特别的郁闷。回想当年踌躇满志的自己,再想想愈演愈烈的经济危机和即将上任的黑人总统奥巴马,一阵苦涩袭上他的心头。小布什太累了,他靠在白宫办公室的沙发上沉沉的睡了。
  在家享清福的老布什得知儿子小布什最近很苦闷的消息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决定帮帮儿子。他悄悄的来到了也曾经属于他的白宫。
  “上帝保佑你啊!”老布什不无心疼地呼唤着。
  冥冥中,小布什听到了父亲老布什的召唤。
  “老爹您怎么来了。”
  “怎么?奥巴马当选了总统,你还有心思睡觉?”
  “有什么办法呢!如果总统的任期是三届而不是两届,那黑鬼才不会有机会。”小布什摊了摊双手无可奈何的样子。
  “放屁!”老布什的火腾地升了起来。
  “你说我什么?”小布什很激动。
  “难道不是么,全世界的人都清楚的知道是你将那黑鬼推上了总统的宝座。”
  “岂有此理!难道那黑鬼是我同父异母的小弟?”
  “你!你!你——”老布什嘴唇颤抖着。
  “难道我说错了么?”
  “看一看你的皮肤吧”
  “看什么皮肤啊,就我这张脸全世界人民都看得出是你和我老娘惹的祸。”
  “唉!亲爱的,我不是责怪你。”老布什态度缓和了许多。
  “对不起老爹,我也是一时心不顺。”小布什扶老布什坐了下来。
  “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
  “我很乐意。”
  大小两个布什都坐在了即将成为昨天的世界里。
  “亲爱的,你当总统多少年了?”
  “两届8年。”
  “感觉怎么样呢?”
  “简直是棒极了。”
  “何以见得呢?”
  “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真见鬼这个岗位要是终身制的就好了。”小布什心有不甘。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老布什不无遗憾的说。
  “怎么您也同意我的看法?”
  “是啊!如果能那样,我就不是总统的爹了,而是当爹的总统了。”
  “这我早看透了,要是可以无限期的连任,你会把位置让给我?”
  “你这个没良心的。”老布什用手捂着胸口。
  “不是么?”小布什直视着老布什。
  “没有我你能有今天。想当年,为了你,我是强忍病痛,四处游说为你拉赞助,没白没黑的为你找关系拉选票,这个你妈妈是最清楚的。”老布什喝了一大口水。
  “别提她。想当年,她为了地位、金钱、虚荣整天介围着你转,什么家务也不干,以至于我成天的吃方便面,看都把我吃成什么样子了。小布什扬起双手让老布什看自己瘦弱矮小的身体。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当上了总统。”
  “不过和你关系不大。”
  “你知道我为你花了多少银子。”
  “我不领情。你要是有那个心,当初就不该把总统的位置让给克林顿那小子。”小布什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你——”
  “为了当总统,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么,那可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什么?”
  “我把我一生最爱的女人献给了克林顿,才最终达到了目的。”小布什用拇指和食指按了按额头。
  “你是说莱温斯基?”老布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是我的最爱。”不无依恋的。
  “真有你的。这一点你比我强啊。不过希拉里要是知道那美人计是你搞的,她会恨你一辈子的。
  “才不会。她应该感谢我才对。”
  “此话怎讲?”
  “内裤丑闻,一方面使希拉里认识了克林顿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另一方面,也使她树立了竞选总统的决心。”
  “可惜的是,希拉里最终败给了奥巴马。”
  “克林顿那小子还真有命,如果希拉里胜选,他得戴多少绿帽子啊。”
  “说到奥巴马,对了他的全名叫什么来着?”
  “贝拉里.侯赛因.奥巴马。”
  “哦!好奇怪的名字。这小子还真有能力啊,只做了4年的参议员就成功当选了总统,不简单啊!不简单。”老布什由衷的感叹着。
  “是啊!不管是黑人、白人、老人、青年人,还是穷鬼和富翁都投了他的票。”
  “我听说航天飞机上的宇航员都投了他的票呢。”
  “是啊!最可气的是,莱温斯基那臭婆娘还投了他一票,真是岂有此理!对了,非洲那个穷鬼乐园(肯尼亚)也跟着凑热闹,居然全国放了一天假。”
  “时势造英雄啊!”老布什无比感慨的。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把莱温斯基送给奥巴马了呢。”
  “你搞那臭氧层子有什么用呢,现如今生米已煮成了熟饭。”
  “我是真不甘心啊!”小布什仰望白宫的天花板。
  “算了。我看你还是反省一下你当总统这8年吧。”老布什坐直了身子说。
  “你说什么反省?我看该反省的应该是你。”小布什腾的站了起来。
  “难道我做错了什么?”
  “你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却没有把一兵一卒留在那里,你谋求总统连任,却败给了克林顿那个臭小子,这难道不是你的错么?”
  “一个攥在你手心里的本.拉登,却让你轻易的放掉,结果“9.11”我们死了多少同胞啊,比伊拉克战争死的还多啊。全世界都在看我们的笑话,美利坚合众国威风扫地啊!”老布什咄咄逼人。
  “我——”小布什竟噎住了。
  “还有,在纷争不断,暗战屡屡的伊拉克、阿富汗,你把数万名士兵扔在那里,这些年有多少士兵牺牲,你比我清楚。为了该死的战争,这些年军费增加了多少,财政赤字增加了多少,你的纳税人最清楚。”
  老布什越说越激动。
  
  “我也是为了美利坚啊!不过是想多搞点石油,当初您发动伊拉克战争不也是为了这个么?”
  “说你嫩吧,你还不服。我当时发动伊拉克战争,为石油倒是在其次。主要是让海湾国家乃至全世界看一看我们当大哥的实力和威力。怎么样,我一出手伊拉克的军事就崩溃了,经济就垮了。而我们的那些盟友呢们呢,是不是更乖了呢。再看看你的杰作,伊拉克、阿富汗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老布什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小布什。
  “您要这么说,我可比你厉害。米勒舎维奇、萨达姆可都是在我任上弄死的,这个是你想做到而没做到的啊。”小布什反唇相讥。
  “蠢货!是啊!你杀死了米勒舎维奇和萨达姆。可是他们死后,成千上万的老米和老萨站起来了,你没见塔利班又死灰复燃了么,巴沙尔、查韦斯、卡斯特罗、卡扎菲等领导的反美阵营更加团结了么,难道这也是你的政绩?”老布什用力拍着沙发扶手。
  “就算这些方面我不如你,可我把我们的舰队停靠在了霍尔木兹海峡,把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推向了东欧,对台的军售始终没有停止。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小布什有些洋洋得意。
  “这点我必须承认,但是你的舰队在霍尔木兹海峡每停靠一天,伊斯兰世界就会在他们的真主那里诅咒你一天;你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每向东欧推进一步,俄国大佬就会把他们的导弹造得更大,打得更远;而你每向台湾多卖一粒子弹,两岸人民就会在自己的心口刻上一刀。你想过没有,你的将来会怎样呢?”老布什仰起头紧盯着小布什的双眼。
  “这我可没想过。”小布什有些不寒而栗。
  “这些都是对外事务,下届政府可以慢慢解决。可眼下的经济危机却是迫在眉睫的。金融、房地产企业成批的倒闭,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房产和工作,这是美利坚历史上最为艰难的时期,难道你不心痛么?”老布什重又靠回沙发里。
  “对不起老爹,我也在为此而苦恼。我不得不承认由于我的过失,使国内经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可是我的任期行将结束。”小布什重又坐了下来,满脸土灰色。
  “你不应该这样想,为了美利坚合众国你可以做的更多。”
  “我该怎么做呢老爹?”
  “对于这次美国大选,我感触很深。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他们选择奥巴马是正确的。他年轻,充满朝气和智慧。他果敢善辩,有变革精神,这符合美利坚的发展要求。对于麦凯恩的失败我深表同情,他是一个优秀的政客,但年事已高,很难承担起把美利坚带出低谷的重任,我们的人民看到了这一点。”
  “您说得对。”小布什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纵观世界,我深深地感到,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我们关注、学习和交往的国家应该是中国,她自尊、自立、自强,有着无与伦比的大国风范。2008年,中国人承受了太多的苦难(雪灾、震灾、洪灾),可这些巨大的灾难并没有压垮中国人,反而使他们变得更加坚强和团结,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奥运的成功召开和神七的成功发射,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
  “是啊!北京奥运会我参加了,中国和中国人民确实伟大。”
  “在这次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中国也表现出了非凡的智慧和勇气。他们通过宏观调控等一系列的政治经济措施使一度趋紧的经济发展环境得到了改善,经济社会实现了健康、稳定、持续发展,为抑制全球经济恶化发挥了积极作用。”
  “可是我们的国家现在的形势却很不妙。除了金融危机,我们在政治上也面临严峻考验。在朝核问题、北约东扩问题以及中东等问题方面,我们的盟友与我们的分歧越来越大了。特别是欧盟现在是越来越强大了,国际地位和影响已今非昔比。”
  “亲爱的,你能看到这一点我非常的为你高兴。是啊!世界变了,过去众星捧月的美利坚不复存在了。对于这个问题我曾认真的思考过,无论怎样美利坚都不应该成为孤独的美利坚。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要与邻为伴,与邻为善,要使美利坚真正融入到世界这个大家庭中。”老布什眼镜望着窗外。
  “我也是这么想的。”小布什若有所思地。
  “昨天我在梦里看到了邓小平先生,他红光满面的,高兴得像个孩子。我问他是什么事让他这么高兴。他说他生前打斯诺克最高分才138分。而就在刚才他单杆打出了147分。我向他表示祝贺,可他却说应该向他的国家表示祝贺。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的国家的发展就像似打斯诺克一样,既有机遇又有挑战,但是只要选好方向和用对策略,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当前中国就很好的实现了这一目标,他为年轻一代的中国领导集体和伟大的人民感到骄傲,这147分应该送给他们。”
  “哦——”小布什目光温和地看着老布什。
  “现在你该知道如何向奥巴马交代了吧。”
  “亲爱的奥巴马小弟,千万别小看了中国和中国人民。”小布什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这段话来。
  
  
  
  2009年1月20日
  

男人,本来就是个长不大的顽童。若不是为了女人,为了孩子,男人才不会为大事而来,因大事而去。如今天下太平无事,所以,男人们也就长不大了。

杨恒均 (进入专栏)
 

长不大,当然是指心智,而不是指身体年龄。

图片 2

现代男人不成熟,不老练,不稳重,通身上下,虎气如游丝,猴气冲霄汉,活脱脱地进化成了变种的“三不猴”。问:谁之过?答曰:现代文明。

  

一、随着核武器的诞生,二战后,大国相互制衡,小国不打不闹,天下承平日久,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英雄无用武之地,所以,男人们干脆弃武从商,“重利轻别离”去了,哪里还用得着孔武有力?

  在民主国家当总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荣耀地登上总统宝座有如登天一样难,但能够光荣地离开总统宝座则比登天还要难。在一个成熟的民国家或者政体里,去竞选总统时非常激动人心的,但总统这个职业并不是那么激动人心的,对于独善其身的人,总统职位甚至是“高危”的。

二、过去人们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现代穷人越来越少,而且都由政府供养着,小酒三顿喝,名烟不离手,无聊的时候吞颗摇头丸,或者朝着自己的胳膊上打一针,当场就把自己变成了活神仙,谁稀罕呕心沥血、当家作主呢?

  

三、现代体育,虽然训练出了很多肌肉男、须眉女,但这一哨人马因为运动过量,早衰早亡的普遍;活下来的,也多是竞技高超,贤能不足的“高大上”游戏玩家,要钱不要命的比赛赌徒,绝少有成熟稳重的将帅之才。

  20日,奥巴马的就职典礼有两百万美国人参加,创下了历史纪录。在这之前,总统就职典礼参加人数的纪录保持者是约翰逊总统(Lyndon
Johnson),他在1965年宣誓就任美国总统,那时据我出生还有两个月;那时,涌进华盛顿的人数多达一百二十万人,那时,象奥巴马这样的黑人大多还没有选举美国总统的投票权,更不用说去竞选美国总统。44年后的今天,黑人当总统了,我长大并迅速地继续变老,躲在网络上写点文章度日如年,两百万美国人涌进华盛顿见证这一历史时刻——这就是历史,我们每一个人的历史。

四、军队是培养男子汉的学校,军人是个生死攸关的职业,一将无能,累死千军;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所以,军人必须沉着、稳重、干练;应该说,军队是大男人最后的避风港和唯一的摇篮。

  我关心奥巴马,当然不完全因为这一点牵强附会的联系;我关心奥巴马,更不会只关心他如何风光的挺进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搬进自古以来只有白人住客的白色的宫殿——白宫。我关心奥巴马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入手的:四年后——或者如果他够幸运的话,八年后,奥巴马能否全身而退?

然而,现代国家,民主国家,大多实行义务兵役制,军人在役时间短,退伍时间长;军兵似鱼,民众如水,一旦解甲归田,他们很快就被社会上的物欲横流,酸腐碱蚀掉。世风日下,泉清鱼乐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鱼也不鱼了。

  这里的全身而退的“身”,不是指他的“身体”,虽然大家都预感到,奥巴马将会成为极端种族分子和神经病们的明杀和暗杀的目标,但这不是我讨论的主题。我说的“身”更多地从奥巴马的“名声”和“精神”出发。奥巴马风光就职已经是铁板钉钉,但他能够同样风光地离开白宫和华盛顿吗?我很怀疑,不是怀疑他的能力和人品,而是历史和现实一再展示一个浅显的道理:总统是不好当的!

五、民主时代,党治天下,个人的权力受到制约,个人担当也显得无关紧要;男人在社会上,在大事上,不再需要承担太多的社会责任,因而也就失去了“长大”的原动力。大多数男人,可能在三十五岁左右,就基本停止生长了。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不但实现了他自己的梦,也实现了美国创建者奠定的美国梦,而且更主要的是,他这一折腾,让全世界早就失去希望的人、民族和国家也都开始重温旧梦或者编织新梦。可是,那些梦想很难实现的民族可以继续在梦想里生活,意淫奥巴马,而美国人则绝不会在一个梦想前止步不前的。他们会有新的梦想,他们会有新的期望,而他们还会继续把这些梦想和期望寄托在奥巴马的身上。奥巴马是否还能够再创辉煌?他能够不仅仅实现自己的梦想也带领美国人追求所有人的理想吗?他有这个能力吗?

六、社会发展,文明进步,带来男女平等,两性平权。男人在家庭中的政权被颠覆,被篡夺;利益被取代,被瓜分。丧权辱家的男人们被嘲笑、被奚落的现象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你看嘛,什么直男、暖男、宅男、肌肉男、猥琐男、跑龙套的、吃软饭的,哪个不是女人当道后才兴起的贬义词?

  但愿我不是杞人忧天,但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国,包括一些其他的民主国家或政体领导人的经历,我们就有理由为奥巴马捏一把冷汗。让我们不要忘记就在奥巴马就职那天离开白宫的小布什总统。可能很少有人记得,八年前布什总统当选的时候,美国人的激情一点也不比现在低,我当时遇到的稍为上了点年纪的美国人都会长长松一口气地说,终于可以让白宫干净一点了。不错,整整八年,白宫被克林顿搞得乌烟瘴气,雪茄和实习女生的气味,让美国人觉得八年已经足够了,应该改变一下了。于是他们挑选了不但办事效率高,低调,而且每天晚上九点就准时爬上床的富家公子小布什——各位,这对逐渐要求回归家庭的美国人来说真是莫大的鼓舞。华盛顿早就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共和党总统实在太保守,保守得都不喜欢做爱了;而民主党总统倒很开明,也很喜欢做爱,可是他们从来不和自己的妻子做。——现在好了,谢天谢地,白宫里终于住进了一位不但做爱,而且还九点钟就上床和自己妻子做爱的总统,上帝保佑美利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